《旺扎的雨靴》:藏地兒童片的誠意之作1.jpg       童年是諸多文學和電影作品中時常探討的經典母題?!妒ソ洝防锩娑啻翁岬健靶『⒆印?,認為人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歐洲古諺語也稱“兒童是人類之父”,而尼爾·西納德(NeilSynard)的《電影中的孩子》的核心觀點則是“童年是偉大的宇宙主題”。從英格瑪·伯格曼、安德烈·塔可夫斯基、查爾斯·勞頓到史蒂芬·斯皮爾伯格、馬基德·馬基迪、賈法·帕納西、阿方索·卡隆和史蒂芬·戴德利,電影史上的重要導演均曾將兒童問題作為影片的探討焦點。

      年輕的藏族導演拉華加的新作《旺扎的雨靴》可以說是近年來中國兒童片的成功代表作品,影片創造性地對才朗東主的同名短篇小說進行了改編,不僅增強了戲劇性效果和豐富的敘事層次,導演手法也純熟自然、大巧不工。有學者曾提出“兒童思維與電影手段的相互契合是具體評價兒童影片成敗得失的主要標準之一”,按照這一標準,《旺扎的雨靴》可以說實現了兩者的完美契合,用可愛真摯、返樸歸真的電影手法真正走進了兒童的內心世界。藝術上的成功使得影片得到了了業界的權威認可,相繼獲得了第12屆FIRST青年影展最佳導演獎和第8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最受注目編劇獎。

       創作觀念的簡單純粹

《旺扎的雨靴》:藏地兒童片的誠意之作2.jpg       羅伯特·布萊松認為:“一門藝術只有在保持它的純潔性的時候,才具有真正的力量?!崩A加在接受采訪時曾提到民俗、現代和傳統的沖突、父子關系、人和自然關系等均不是影片最重要的主題,主要還是想表現小孩很單純很干凈的夢想。在FIRST青年影展的影片介紹網頁上的導演闡述中也寫道:“夢想可以如此簡單,等待一場雨的來臨?!?/p>

       因此不同于以往兒童片過于沉重的主題負累,如對兒童的說教態度及概念、成人化的人物形象刻畫或夢工廠動畫片的反威權主義色彩,《旺扎的雨靴》在創作觀念上著力于恢復對兒童精神世界的真正尊重和切實關注,對成人化敘事觀念的摒棄也使得影片的主題簡單純粹、敘事輕快幽默。

       與關心麥田澆水、收割等現實利益關系的成人世界相比,旺扎只關心自己能否在雨天穿上雨靴,拉華加將影片的全部敘事矛盾聚焦于此,并用小男孩旺扎的視點結構了整個故事。這種對兒童心靈的真實觀照是兒童片最為珍貴之處,可以說童心邏輯主導了《旺扎的雨靴》的敘事走向。

       導演手法的巧思細膩

       不同于經典兒童片如《小淘氣尼古拉》、《跳出我天地》、《納尼亞傳奇》、《白氣球》、《何處是我朋友的家》、《小鞋子》等的單一戲劇情境和人物動機,為了準確刻畫旺扎的內心真實需求,導演在使用兒童視點敘事的基礎上還對原作進行了戲劇情境的拓展和豐富,并通過前后兩個戲劇情境反差對比所產生的喜劇效果輔助刻畫人物心理,增強了影片的童真童趣。

《旺扎的雨靴》:藏地兒童片的誠意之作3.jpg       在才朗東主的小說中,主要篇幅集中在旺扎已經擁有了一雙雨靴并期盼下雨的場景,前史故事僅提到“旺扎一直沒有雨靴,想擁有一雙雨靴是他曾經的夢想?!倍谟捌?,這句話被拓展為了整部影片的前半部分,旺扎的心理動機也從“沒有雨靴、不希望下雨”到“擁有雨靴、盼望下雨”的動態變化過程。為了用影像語言將旺扎的內心情感變化視覺化,拉華加采用了戲劇場面的重復對比、對道具(鐵皮青蛙、電視節目、塑料袋)的妙用、鏡頭焦點的虛實變化等導演技法來實現影片的敘事目的。

       如全家一起收看天氣預報是貫穿影片始終的重要戲劇場面,爸爸由于只關心麥子的收成從期盼下雨(澆水)到祈禱天晴(收割)的心態變化與旺扎恰巧形成了有趣的矛盾沖突。在影片的明場這一戲劇沖突從未正面呈現,而在影片的暗場部分導演卻精心為其設計了各種戲劇動作和鏡頭運動,用溫和幽默的態度準確捕捉到了每一個人物的心理微妙變化。

       在??颂K佩里筆下的小王子看來,與大胖子紅臉先生的賬目相比,花兒長刺、羊與花之間的斗爭才是“正經事”。在“小王子”們的星球上,那些被成人世界所忽略和遺忘的珍貴情感和美好瞬間才是真正重要的。對于旺扎而言,穿上雨靴才是最重要的“正經事”,為此他不惜用心愛的鐵皮青蛙換取了阿卡雪達爾用來防雨的木劍,等待這一場充滿綠色愿望的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