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慈卓瑪:在加拿大的香格里拉女孩1.jpg       大學四年的美好時光匆匆而過,讓我來不及留戀便踏上了新的人生旅途。今天回首這段時光,心中仿佛有蜜糖絲絲流淌。加拿大皇家大學并非世界名校,但這所大學的酒店管理專業在北美是一流的,所以她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大學,是我求學生涯最明智的選擇。在這座花園大學里,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師,他們不僅教了我書本上的知識,更重要的是他們教會了我學用結合,給我提供了許多交流和實踐的平臺。記得剛進校不久,學校就推薦我作為優秀志愿者到首都渥太華參加加拿大全國志愿者大會,讓我深感自豪,也增強了服務社會、服務公益的決心和信心。接著,讓我作為交流生到德國慕尼黑科技大學學習半年,讓我有機會到歐洲各國旅游,領略了歐洲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后來,又讓我到世界頂尖的旅游酒店管理類學府:瑞士洛桑大學、美國康奈爾大學參加研討會、交流學習;讓我到最為古老而又奢華的費爾蒙酒店實習工作。這些經歷讓我了解到了當今世界高端旅游和酒店管理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

       因為這所大學,我還認識了一個很好的寄宿家庭,讓初到異國他鄉的我仍然能得到家的溫暖,有長者風度、慈祥而又智慧的男主人,是我很長時間以來生活上的百事通和精神導師。

       因為這所大學,在我還沒有畢業就收到了里賈納一家萬豪酒店的入職通知、給我不錯的薪資,并為我租房、提供搬家費用。一位實習時的朋友幫我駕車,從維多利亞出發送我至里賈納,我們一路向東北穿越了半個國家,途中景色優美、風光無限,我這一路的心情只能用用孟郊的詩句:“春風得意馬蹄疾,一路看盡長安花”來形容。

       里賈納是薩斯喀徹溫省首府,位于加拿大中部。薩斯喀徹溫省是一個資源大省,但氣候相對寒冷,人口稀少。我所工作的酒店規模不大,可是名氣不小。到里賈納的政要、明星都會入住這里,加拿大在任總理為連任選舉到薩省來,因為下榻我們酒店,還與我們員工見面,近距離交談,一些體育明星也會很隨和的與我們員工留影。在這個酒店我還有一難忘的經歷。

雍慈卓瑪:在加拿大的香格里拉女孩2.jpg       一天,正在上班,總經理找到我說,樓頂有一個女人要跳樓自盡,時間緊迫你馬上去同她聊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來配合施救。我沒有時間做準備直接走到了樓頂,這位婦人站立在樓頂邊緣,看著她表情緊張但情緒還算穩定,見到我這瘦小的姑娘走過去,她沒有做出不合作的反應。我向她打招呼,她回應了我,我問她什有什么需要我幫忙嗎?她回答不用。我說我來自中國,是一個藏族人,一個人在這里工作,也沒有更多朋友,或許我們會成為朋友。她聳了聳肩,表情舒緩了一些,對我說其實也沒什么,只是感覺活著也沒有什么意義,接著她講述了她的情況,并慢慢地走回了樓頂中央,這時來了其他一些人拉著她,邊聊聊天邊走下樓去了。這件事再沒有后續的故事,我不知道是我救了她還是她走到樓頂邊時就已經改變了主意,只是需要一個臺階,而我正好是這個臺階。但在那段時間,我時常會無意識的想到這件事,在囯內發達地區也經常聽到有人自盡,而在我從小生活的藏區就基本上沒有類似的情況,或許是信奉佛教的人對生命的敬畏不同于常人吧。藏族人可以累死、餓死、搏斗而死,但不能自殺而死,自殺者是懦夫,自殺的人是不能轉世投胎的,苦才是人生,苦盡才有甘來。

      薩斯卡通市三角洲貝斯伯勒萬豪酒店給了我一個更高一點的職位,2019年9月,我離開了里賈納到薩斯卡通工作,又是一個新的環境,面對一些新的同事,每天的工作很辛苦,但也很快樂。

雍慈卓瑪:在加拿大的香格里拉女孩3.jpg       2020年春節,我獲得假期回到國內過春節,我虔誠的回到梅里雪山朝拜、到久違的松贊林寺敬香、興高采烈的走親訪友。臨近春節了,我們全家人團聚在大理辭舊迎新,剛到大年初一,國內的新冠肺炎疫情就開始緊張起來,大年初三時,古城也關閉了,我之前訂好的返程航班已被取消。父母親四處托關系買到了一張從上海飛往溫哥華的高價機票,提前于大年初七返回了加拿大。

       回到薩斯卡通,按疫情防控要求進行十四天的居家隔離,隔離完后終于可以正常上班了,但此時加拿大的新冠疫情也開始爆發,上了兩個星期班后酒店就宣布停業放假了。從2020年4月起,只能在家休息,還好酒店仍然給我們發80%工資,除了外出受到限制之外,生活還有保障。在家蝸居的這些時間我正好可以學習考研的課程并閱讀之前想看而沒有時間看的書籍。

       長時間的放假,我的同事們著急起來,開始重新找工作或自己創業。一位有推拿按摩證書的同事找我商量,要我與他及其他兩個人共同入股開一個保健店,我考慮自己還想讀研究生,入股的事就算了。他再三邀請,說我不入股也行,可以負責這個店的管理。這樣我們一起租房、購買設備,不久一家類似國內中醫理療館的保健店開業了,我同事和他的兩個有資格證書朋友負責治療,我負責管理、接待、財務收支等工作,在疫情期間雖然生意不是太好,但養活我們幾個人卻沒有問題。

       新冠疫情流行以來,一年多的時間里,世界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不同承度的影響。我一直以來認為非常穩定、大有可為的酒店行業因為疫情大規模停業,今后世界的發展趨勢會是怎么樣?我是否應該換一個專業讀研究生?人生的意義是什么?有時迷茫,有時苦悶,保健店的工作很輕松,研究生考試的學習資料卻看不進去。

       我在涉藏地區長大,藏傳佛教少不了對我有所影響。按照佛教教義,人生就是苦,苦的原因是貪,貪的原因是無明無知,所以要修行;一天,刷到周國平老師的視頻號,周國平老師說:人生沒有什么意義,如果要賦予它意義,那么,一是干自己喜歡的事并用之養活自己,二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我喜歡周國平老師的觀點,我們這代人注定難有大的成就,平凡可能是常態。荀子說:“知己不怨人,知命不怨天?!泵嫦蛭磥?,我只能兩手準備,若有好的職位繼續我喜歡的酒店管理,沒有好的職位我就選擇讀一個MBA吧。

       2021年5月,我接了之前一位總經理的邀請,要我去美國加州一家奢華酒店工作,給我提供一個中等職位。這是一個很有誘惑力的工作,可惜簽證辦不了,無緣前往。6月份我又收到了另一位之前總經理的邀請,這樣7月份,我離開了薩斯卡通來到了多倫多。

       多倫多柏林頓傲途格精選珍珠酒店是一家在建中的酒店,作為酒店管理人員,如果有從在建開始管理的經歷是很寶貴的。8月初,我到酒店報到上班,我的職位是客房部經理,首先要做的工作是建立相應的管理制度,對員工進行崗位培訓,并帶領員工對已完工的客房打掃衛生、擺放用具、鋪床罩被、檢查設備等。我到任之前酒店已經基本上招聘好了客房部的員工,并指定了一個臨時負責人,這是一位印度裔女士,我的到來,或許給了她一種我占了她的職位的感覺,盡管總部明確了我是經理她是副經理,但她還是想辦法找茬。一個人如果鐵了心要找麻煩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有些工作你從業專的角度給她講解,她會橫蠻的與你講歪理,如果你不理睬她,她會向總經理狀告你不尊重她。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與這位副手的關系讓我感覺到很頭疼,但最終讓她消停的是總經理的公正處理和我自己的業專與包容。我不知道這個印度裔小姐姐心理是否有問題,她不再找我的麻煩之后,又盯上了我們部門的兩名員工,讓這兩位可憐的同事雞犬不寧。我找她談了多次,情況慢慢有所好轉。我始終相信弘一法師說過的一句話:你希望別人好,別人不一定就會好,但你的心情會變得很好。一起工作是多少世的修行而來的緣分,我真誠希望印度小姐姐能變得越來越好!

       2021年12月,經嚴格考核過關后,我們這個新興的酒店進入了萬豪旗下,這是我所熟悉管理系統,這個管理系統是行業內最頂尖的,但是否還可以再革新、提升?我暗下決心將更加努力的工作和學習,并對酒店行業的發展做認真研究探討。

        好運氣不會永遠伴隨一個人,起起落落才是人生。2022年才過去3個月,我就經歷了兩次大的挫折,讓我十分痛苦,同時也讓我增加了一些對人生的感悟。

雍慈卓瑪:在加拿大的香格里拉女孩5.jpg       第一件事是我申請的楓葉卡被拒了。楓葉卡與美國的綠卡相似,是在加拿大的長期居住證,是申請移民的第一步。我申辦楓葉卡不是為了移民,而是為了很節省的讀完研究生。我知道憑借本科文憑回國發展沒有競爭力,而在加拿大沒有楓葉卡讀研究生費用很昂貴。我出身工薪家庭,供我出國求學已經掏空了家中多年的積蓄,盡管父母親反復對我說,如果我要讀他們借錢貸款也會供我,可是我已長大,我還是想自食其力。

       我的申請已于兩年半之前提交,曾經發郵件幾次催問移民局,給我的答復都是因為疫情影響而沒有時間受理。去年12月,我接到電話說我的材料已經受理,并讓我確認薩省給我的推薦函。我信心滿滿告訴移民局工作人員,我已離開薩省,現居住和工作在安大略省多倫多市,薩省的推薦就不用了,并向移民局提供了我新的通訊地址。今年1月中旬,接到了移民局通知,我的申請被拒了。我感覺很驚訝也很難過,問詢了幾位已獲楓葉卡的熟人,他們都是請律師申辦的。再向律師咨詢,得知在邊遠省份申請比較容易,在發達省份申請很難,而且申報過程中省推薦最為關鍵。如果我沒有離開薩省,或者即使離開了也保留通訊地址,不放棄薩省的推薦我就已經通過了。如果我要繼續申請只能重回薩省,重新爭取省推薦才有機會。

       我非常懊惱自己的盲目自信,讓我為了楓葉卡可能要多浪費二至三年的時間。

       第二件事是我無意中錯過了升職的機會。加拿大酒店的投資人是個人或公司,他們是所有者也是決策者,但對于經營他們很少過問。酒店的經營一般是由專業團隊負責,設立總經理、副總經理、運營總監、財務總監和銷售總監,之下是部門經理、副經理、領班、員工。像我們這樣有一定規模的酒店設立很多部門,如:客房部、餐飲部、活動服務部、銷售部、財務部、人力資源部、技術保障部、旅行社部等。

       可能是新建酒店的原因,投資人也很關心酒店的運營。一天總經理陪同主要投資人到我負責的客房部檢查工作,覺得還滿意,但這位投資人覺得床上枕頭的擺放可以采用另外一種造型。我記住了他的要求,并拿入了工作安排計劃,但因為我們是新酒店,員工之中新人多,加大培訓力度,抓好衛生質量達標才是我的工作重點。沒想到十天之后,這位投資人又來了,看到枕頭擺放沒有變化,他和總經理兩人都不太滿意,我做了說明之后他們就離開了。

       兩天之后,公司的外網上掛出了招聘一名運營總監的消息。有幾名同事買來鮮花或糕點到我的辦公室對我沒有升任總監而惋惜并且表示安慰,我有些懵圈了。我從沒有想過要去競爭總監,總經理也沒有同我談過。事實是總經理雖然沒有同我說過,但他向董事長和人力資源部都做了推薦,只因一個枕頭擺放的小事我失去候選資格。

       這件事本身沒有什么好糾結的,但是接下來的兩件事卻不能不為我的職業規劃而苦惱。一是幾位員工主動找我希望我帶領他們一起離開酒店自主去創業,她們認為如果我們自己開一家服務酒店公司,承包各大酒店房間衛生打理,投資不用多,可是一定會有好的回報,根據情況再擴大經營。我只當是玩笑,但其中一位年過50的老員工,來到我的辦公室,聲淚俱下地與我交流。她說她年輕時也像我一樣能說會道、充滿活力,但沒有勇氣自己去闖一下,現在雖然有了家庭,在酒店上班收入也穩定,但一輩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快過去了,如果我能帶著她們出去一起創業,賠得精光她也無所謂了。二是因為員工找我共同創業和總監的事,我與關系不錯的旅行社部和銷售部經理分別作了交流,他們都已經是四十多歲、接近五十歲的人了,而且還是當地白人,我問為什么不去競爭總監?為什么年輕時不去創業?他們的回答幾乎是一樣的,你再努力如果沒有人幫助你或沒有過相似的履職經歷你是競爭不上的,創業也是因為年輕時沒有下決心,后來的會做的也只有酒店的工作,慢慢的就習慣了。

       我與酒店簽的是無期限合同,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我可以一直在這里工作下去。但是,多年之后我是否仍然像現在一樣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重復著鎖碎而枯燥的事,幾乎沒有娛樂休息的時間,仍然堅守在這個部門經理的位置上?

       我把苦惱向父親做了傾訴,父親對我說:姑娘,回來吧!我們送你出國是為了漲見識、學本領的;當然,你在外面發展也可以,但要開心幸福!如果工作這么苦、心情又不好那就回來吧!我知道你是有情懷的人,這些年國內發展也很快,特別是央企和國企的發展速度驚人。最近有一些做旅游的央企、囯企到大香格里拉地區投資發展,他們也需要旅游和酒店管理方面的人才,如果你愿意,爸爸幫你投一下簡歷,如果被央企或大國企招錄,只要你有能耐,過不了幾年就可以成為中高級管理人員,到那時,如果企業到國外并購,難說你又能以管理者身份,代表國家到國外管理酒店了。

       我答應父親考慮一下,經過十來天的糾結,現在我徹底釋懷了。

       或許父親只是給我畫了一個餅,但如果真像父親所說,能有機會到央企或國企工作,能回到生我養我的土地上做一些事、發揮一點作用,這是我的所愿所求,也是我人生之幸事。但是,沒有這個機會也沒有關系,我已準備離開多倫多,回到薩斯卡通去。一方面重新啟動楓葉卡的申辦,另一方面暫時離開酒店行業,找人合作,那怕從一葉小店開始,嘗試體驗一下創業的經歷,我不想像那位老員工一樣今后心留遺憾。

       今后的路,風也好,雨也好,即使摔倒,站起來再繼續走!

二0二二年四月三日,于多倫多。

文中圖片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