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是一個國家、一座城市的記憶,是民族歷史的見證者,它承載著歷史文化積淀。

  一直以來,古建筑作為西藏獨特的文化載體,吸引著海內外游客前來觀光,布達拉宮、大昭寺等古建筑已成為西藏最具展示力的文化載體和最具吸引力的城市名片。

  “優秀傳統文化是民族的‘根’和 ‘魂’,古建筑作為傳統文化承載著民族的智慧,保護古建筑就是保護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蹦狙拧でú耪f,桑耶寺等多元的建筑藝術是我國各民族文化交流的產物,是多民族文化融合的鮮活歷史見證,也是連接民族情感的民族文化共同體。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1.jpg圖為木雅·曲吉建才介紹古建筑文化 攝影:王淑

  木雅·曲吉建才是我國西藏古建筑領域專家,自1980年至今,他先后參與了桑耶寺金頂、布達拉宮、羅布林卡、江孜白居塔、甘丹寺、色拉寺等30多座古建筑的修繕保護工程。

  木雅·曲吉建才1947年出生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4歲時被認定為康定縣木雅古瓦寺的第九世木雅·夏仲活佛,11歲來到西藏求學。西藏民主改革后,曲吉建才到山南農場工作,開始了新的生活。在農場的工作中,曲吉建才接觸木工、瓦工并開始喜歡上建筑設計,1974年返回拉薩不久,根據他個人特長和意愿,被調入西藏建筑設計院學習工作,木雅·曲吉建才也開始系統學習建筑設計。

  1980年初,西藏自治區建設委員會和設計院接到上級考察西藏名勝古跡的任務,具備藏漢翻譯能力的木雅·曲吉建才也被抽調到了此次的考察隊伍中。

  “我在考察隊伍中擔任翻譯一職,對古建筑的構造做法和技藝都是從那時候開始學習的?!币宦纷咭宦房?,古建考察之行讓木雅·曲吉建才深刻感受到凝聚深厚文化底蘊的藏族古建筑亟待修復與保護。

  1987年,國家撥款修復藏傳佛教在西藏的第一座寺廟桑耶寺,那成為木雅·曲吉建才建筑生涯中十分重要的一項工程。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2.jpg圖為桑耶寺 攝影:王淑

  桑耶寺位于西藏自治區山南市扎囊縣桑耶鎮境內,是西藏第一座剃度僧人出家的寺院,寺內建筑按佛教的宇宙觀進行布局,中心主殿烏孜大殿則吸收和融合了多民族建筑文化,其中藏式柱網結構和漢式斗拱結合,柱和梁之間使用斗拱,形成的柱拱梁形式是藏漢建筑文化結合的典范。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3.jpg       圖為現在的桑耶寺金頂上的漢式斗拱建筑 攝影:王淑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4.jpg       圖為現在的桑耶寺金頂上的漢式斗拱建筑 攝影:王淑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5.jpg圖為桑耶寺金頂內的柱拱梁

  木雅·曲吉建才說,接到設計復原桑耶寺任務的時候心中既激動又忐忑,桑耶寺建筑的復雜性和特殊性是獨一無二的,其主殿金頂因破壞嚴重幾乎毀盡,想要恢復原貌非常困難。

  在沒有任何材料和文獻依據的背景下,木雅·曲吉建才翻遍了所有資料,終于找到了兩張老照片,一張1947年拍攝的外部全景的黑白照片,一張桑耶寺金頂內部結構一角的照片,這為修復桑耶寺金頂提供了參考。

  對金頂殘留構建進行測繪推敲,對當地老人寺廟僧人進行訪談……經過二十多個日夜的反復推敲,木雅·曲吉建才依據照片和僧人們提供的種種線索,不負眾望地完成了金頂圖紙的繪制。他興高采烈地將完成的圖紙掛起請僧人和當地的老人提意見,但是眾人因看不懂圖紙說不出個一二三,圖紙畫得有沒有問題也得不到考證。于是,木雅·曲吉建才決定按照圖紙做一個1:10的桑耶寺金頂復原模型。

  “哎呀!這個和過去的桑耶寺一模一樣?!?0余天后,僧眾和當地老人見到制作完成的模型后都激動地說。

  最終,桑耶寺金頂按照模型進行了完美復原。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6.jpg圖為桑耶寺金頂模型 攝影:王淑

木雅·曲吉建才:保護古建留住文化記憶7.jpg圖為桑耶寺金頂模型 攝影:王淑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物承載和傳遞著重要的文化信息,文物一旦損毀將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時隔多年,年至七旬的木雅·曲吉建才再次來到桑耶寺,曾經的修復工作仍歷歷在目。他看著眼前自己曾嘔心鏤骨設計的桑耶寺金頂模型感嘆說:“在今天看來,這件模型也已成為文物。保護好模型也可以為日后桑耶寺金頂的修復提供歷史依據和參考價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