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庸卓瑪:我的成長之路6.jpg       我生長在云南梅里雪山深處的一個小山村,圣潔的雪山泉水滋養了我的歌喉,奶奶和媽媽的搖籃曲是啟蒙我歌唱的初始老師,父老鄉親世代傳唱的藏族民歌,是我歌唱的營養。

       11歲時,我被選進縣文藝宣傳隊,在走村串寨巡回演出的跋涉中積累了大量的藏族民間音樂,這段基層鍛煉的經歷,為我之后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979年我調入云南省歌舞團,同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師從我國著名聲樂教育家王品素教授。

       在師長們的悉心培育下,受到了正規系統和全面的音樂理論教育,同時在保持自己民族演唱風格的基礎上,巧妙地結合了科學的發聲方法,讓自己的藝術素養更加充實,也讓自己的文化視野更加開闊。

       通過四年的學習,我深深地感悟到了傳統與現代結合的精髓所在。如何才能在傳承和發揚民族傳統音樂的同時,更好地吸納國際化音樂教育的精華,這已經成為了我經常思考的問題。我深知,唯有把我們優秀的民族民間音樂和國際化音樂教育結合起來,才是推動我們傳統民族音樂藝術走向世界的途徑。

 宗庸卓瑪:我的成長之路3.jpg      我個人的成長經歷就是國家重視和培養少數民族文藝人才的真實寫照。從縣文工團到省歌舞團,再到上海音樂學院學習深造,把我從一個邊遠山村的小女孩,培養成深受各民族群眾喜愛的民族歌唱家。

       連續三屆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曾當選全國共青團十二大代表和全國文代會代表等;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宣部“四個一批”文藝人才;“文化部優秀專家“;“全國三八紅旗手”“北京奧運火炬手”等殊榮。

宗庸卓瑪:我的成長之路4.jpg       2015年獲得了首屆中國藏族傳承特別貢獻獎,這是一份榮譽更是一份責任,一定要傳承好藏族音樂,做一名老百姓心中的歌唱家,用真情和感恩回報社會,從藝40多年成長和收獲包含了太多的感恩,感恩黨和人民對我的培養教育;感恩親情、鄉情、師友情;感恩所有關注我、支持我、激勵我前行的每一個人。這一切,讓我永遠銘記不忘!為此,我始終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和對歌唱藝術的執著,幾十年如一日地為時代和人民而歌唱。

宗庸卓瑪:我的成長之路2.jpg       我一直未曾淡忘自己從哪里來,要到何處去……我的每一行腳印,每一次攀登,每一步成長,都感受到各族人民的關愛扶持;數十年來,我堅持經常下基層,到全國各地,特別是民族地區、邊遠村寨為各族人民獻歌她熱心參與各種社會公益活動、賑災義演。多次為國家領導人和外國重要嘉賓演唱;多次參加國家級大型文藝活動,曾多次參加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心連心”藝術團以及各種文藝演出上百場。多次出國訪問演出。曾為《紅河谷》《寶蓮燈》等多部影視劇配唱主題歌;并連續五屆擔任央視青歌賽評委、中國音樂金鐘獎以及多項國家級聲樂大賽評委。曾獲得全國民族聲樂大賽“金鳳獎”等國家級多個獎項。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之際,很榮幸應邀參加了2021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演唱歌曲《唱支山歌給黨聽》、參加中國文學藝術界春節大聯歡“百花迎春”和中國文聯建黨一百周年特別節目“歡聚吧,第一百個春天”演唱《唱支山歌給黨聽》、參加云南省文學藝術界建黨一百周年文藝晚會,演唱《唱支山歌給黨聽》并擔任藝術總監、擔任獲得云南省新劇目展演優秀劇目獎的音樂劇“阿佤人民 再唱新歌”音樂總監,擔任中國音樂金鐘獎比賽全國復賽和全國總決賽評委,擔任中國音樂金鐘獎云南賽區評委會主任、擔任中國音樂金鐘獎陜西賽區中國音樂家協會特派監審。

宗庸卓瑪:我的成長之路5.jpg       長期以來,我堅持深入生活,扎根基層,廣泛收集整理民族民間音樂素材,除演唱自己的代表作《故鄉的哈達》《神奇的高原》《離太陽最近的地方》等特色鮮明的作品外,也努力探索大膽實踐歌曲創作,譜寫了《梅里雪山的女兒》《山谷的回聲》《香格里拉》等許多歌曲。擁有了一批自己原創的作品,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演唱風格,受到了國內外廣大觀眾喜愛。幾十年藝術人生不斷求索的足跡,形象地展示了社會主義新時期文化藝術繁榮發展造就了各民族優秀藝術人才茁壯成長。

       一滴水之所以能夠展示出波浪壯闊是因為它融入了大海,我之所以能夠在舞臺上為人民放聲高歌,是因為人民的哺育和廣大觀眾的厚愛。藝無止境,我還在路上,不會停下追尋藝術真諦的腳步,將永遠為祖國放歌,為人民放歌,為時代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