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永清:用鏡頭守護山水精靈1.jpg       2019年6月2日鮑永清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受訪者供圖)

  從第一次見到雪豹的那一刻起,藏族攝影師鮑永清落下一個病,在青藏高原的荒野間遇到雪豹,他都會心跳加速,渾身發抖。

  山水和巖石間遇到美麗而冷峻的大型貓科動物雪豹,就像是一場初戀。

  多年來,鮑永清行走在高山峽谷間,用鏡頭和影像的力量,記錄和守護國家公園內的高原精靈。

  相逢和遇見

  56歲的鮑永清家住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這個縣在祁連山腹地,正好位于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多樣的野生動物讓這里成為攝影師理想的拍攝之地。

  2012年,在身邊朋友的影響下,鮑永清開始拍攝家鄉的野生動物。

  “那時想法很簡單,想著退休后大家能出本書,記錄并讓更多人知道高原上的野生動物?!?/p>

  這需要相機與自然的完美契合。

鮑永清:用鏡頭守護山水精靈2.jpg  這是2018年6月7日鮑永清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的作品《生死對決》(左為藏狐,右為旱獺)。鮑永清 攝 新華社發

  二、三月拍藏狐,四、五月記錄獵隼、大鵟等猛禽,六到九月草原水草豐美,是拍攝的黃金期,狼、兔猻、旱獺等頻頻進入他的視野。

  高原寒冷的冬天,牧草枯黃,野生動物少了一些避身之地,青海湖畔特有物種普氏原羚成為鮑永清鏡頭里的主角……

  2015年,連續40多天跟蹤拍攝一個獵隼“家庭”的經歷,讓他對攝影師的職業有了新的理解。

  5只獵隼雛鳥破殼后,它的父母不辭辛苦地照顧自己的孩子。

  獵隼爸爸每天早晨6點就要去捕老鼠,每8分鐘就能捉回一只。它和獵隼媽媽在空中完成交接,在空中將老鼠完整去皮毛后,獵隼媽媽顧不上自己填飽肚子,就將干凈的老鼠喂給孩子。

  隨著獵隼食量增大,獵隼爸爸每天需要更早出巢,傍晚才歸巢。

  “和人類一樣,為了生兒育女,動物們小心呵護著自己的孩子,那種愛讓我震撼。拍攝它們的經歷更堅定了我今后野生動物攝影之路?!滨U永清說。

  殘酷與柔情

  為了完整記錄雪豹生存狀態,鮑永清曾在祁連山腹地一個海拔近4000米的峽谷山洞中獨自呆了9天,和雪豹家族的距離不到200米。

  每3天,他會通過對講機讓山下的牧民朋友給他送些食物補給,直到相機電池耗盡,他才不得不下山。

  鮑永清說,通過近距離拍攝觀察,他才知道雄性雪豹交配完成后就會離開妻兒,雪豹寶寶都是由雪豹媽媽撫養。小雪豹兩歲后,會獨自生活,尋找自己的領地。

  越是深入的拍攝,越讓他看到了自然界除了柔情,也有殘酷。

  雪豹在成年前,雪豹媽媽兩三天就需要捕一只巖羊。寒冷的冬季,懸崖峭壁間,其中的艱險可想而知。

鮑永清:用鏡頭守護山水精靈3.jpg  2021年7月22日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的一只香鼬(右)叼著一只捕獲的鼠兔。鮑永清 攝 新華社發

  令他印象深刻的還有草原鼠兔。每一個晴朗的早晨,小鼠兔會探著小腦袋,三五成群到洞口覓食打鬧。作為食物鏈的底端,被天敵叼走小伙伴后,經過短暫的驚慌,它們又恢復到平靜生活中。

  近年來,草原滅鼠工程讓更多民間環保者反思鼠兔在生物鏈中的價值。

  “鼠兔大量出現是草原退化的結果,并不是草原退化的原因,萬物如何平等共生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币晃婚L期在三江源地區拍攝的攝影師說。

  鏡頭的力量

  如今,除了沒有拍到過豺,鮑永清用鏡頭記錄下了祁連山國家公園內的所有飛禽走獸。

  2019年,鮑永清被聘為祁連山國家公園首席簽約攝影師。

  近年來,他拍攝的祁連山野生動物屢獲國際自然攝影界大獎。

  他蹲點近百天拍攝的關于藏狐和旱獺互相斗爭的名為《生死對決》的作品,在全球64個國家和地區展出,其中包括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

  攝影讓世界上更多人有了深入了解青藏高原致力于全球生態保護的契機。

  “在國外展出時,很多人對中國政府和民眾建設、保護國家公園贊不絕口。一圖勝千言,他們更直觀地了解了世界第三極的生物多樣性?!滨U永清說。

  隨著牧區城鎮化的發展,很多孩子去了縣城讀書、就業。鮑永清興奮地說,家鄉的老人們多半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能讓家鄉的孩子們看到這里可愛的野生動物是一件幸福的事。

  “國家公園建設除了生態保護,也有牧民心靈的回歸?!滨U永清說。

  在當地攝影師的帶動下,擁有大山、大川的大美青海,讓越來越多攝影師來這里尋找鏡頭里的自然,鏡頭里的自己。

  北斗星攝影俱樂部負責人韓珂說:“這是自然攝影界的青?,F象,離開擁有三江源、青海湖、祁連山、可可西里的青海談自然攝影,似乎缺了點靈魂的東西?!?/p>

  回頭再看看自己的攝影之路,雪豹依然是鮑永清的最愛。

  “雪豹總是那么紳士,走在雪地上依然自信灑脫,即便遇到人,它不會倉皇而逃,它總是慢悠悠地和你回眸,仿佛在說,‘嗨,伙計,我每天都會在山頂看見你們居住縣城的燈光’?!?鮑永清說。(原標題  山水間相逢:高原攝影師用鏡頭守護國家公園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