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曉鴻攝影1 - 副本.jpg

鄉村的聲音


                南風在松木間嘆息

                老冬先生,還發牢騷

                在草原上的白雪下

                四月教綠意長出來 

                西風先生在森林空地上嗡嗡叫

                …………

——《大江東去》插曲


        我家屋后有一片杉樹林,是很多年以前奶奶帶著幼小的父親和兩位姑姑種下的。每年冬天,家里的大人天不亮就要上山掏土化肥,留下還在穿開襠褲的我在家里看護兩個妹妹。

        幾乎每天午后都要刮風,這時候,屋后所有的杉樹就會左右搖擺,并且發出“嘩啦嘩啦”仿佛流水的聲音。這種聲音幾乎是我在冬夜里的搖籃曲,它伴著我一點點長大,直到把我送出大山走進城市。

        城市里除了人聲就是車聲,故鄉風吹杉樹林的聲音也只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自記憶深處響起。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年歲的增長,這種聲音響起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后來看到一部外國電影叫《大江東去》,美麗的凱坐在木墩上彈唱上面這段歌詞時。我猛然醒悟,這就是鄉村的聲音,它在呼喚我。

        我決定回一趟故鄉,并且最好是在冬天。

        陽光依然燦爛,天空依然湛藍如洗,直通家門口的鄉村公路免去了我從河谷向山上攀登的勞頓。我安閑的坐在曾經的火塘現在的火爐邊,一邊和父母敘舊一邊等午后的風起。終于風來了,卻沒有聽到杉樹林中傳來的響聲。我忍不住問父親,屋后那片樹林呢?父親說,砍了,它擋了鄉村公路的道。

        夜里又刮起了大風,在風的背后是摩托車的聲音,還有小四輪拖拉機的聲音、所有機械的聲音。清晨起來登上樓頂,看到無數個“之”字形纏繞在山上,路邊沿坡傾瀉而下的泥土,仿佛人類滿臉的淚痕。


                …………

                老夏先生輕叩蔽陰之地

                在草原上,溪流里

                老黑鳥小姐跟稻草人在嬉戲

                稻草人在月夜下舞動

                月老先生讓每個地方的心兒

                如果你仔細聽,可以聽到它在呼喚

                …………

——《大江東去》插曲


        清晨,對面古老茂密的松林里,一只啄木鳥在“篤篤篤”的敲打著枯樹,這聲音,讓故鄉又恢復到了所我熟悉的那個古樸恬靜的鄉村。

曾曉鴻攝影4 - 副本.jpg

貓頭鷹的叫聲


        昨天晚上,我聽到了貓頭鷹的叫聲。它是從縣城背后山坡上某個照不到燈光的角落里傳來的。

        白天是很難聽到貓頭鷹的叫聲的,它一般只在黑夜徹底籠罩了大地后,短促的叫聲才會從對面的山林或屋后的苦櫻桃樹上傳來,低語、渾厚,仿佛一個神秘男人的低吼,壓抑而又咄咄逼人。

        在我初中畢業后那年的冬天,我在半山一處向陽的草叢里目睹到了它的“尊容”,毛茸茸的身體,圓溜溜的腦袋和眼睛,小巧精致的它蹲伏在茂盛的草叢中,一臉的天真與無邪,讓我無論如何都很難與那些可怕的事情聯系起來。

        前后大概有二十多年沒有聽到貓頭鷹的叫聲了,確切的說是自從住進城市后就再也沒有聽見貓頭鷹的叫聲了。昨天晚上,乍一聽到貓頭鷹的叫聲,心里竟有一點小小的激動,它讓我終于有了置身于大自然之中的真實感覺。

        這是一種久違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聞到了空氣中泥土和樹葉的清香,看到了提著燈籠四處游走的螢火蟲,聽到了大自然在黑色的夜幕背后的竊竊私語。之后每晚我都注意傾聽,而貓頭鷹也沒有讓我失望,每晚都會傳來它的叫聲。

        不久以前只在3000米以上生活的紅嘴鴉,也出現在了城市的周圍。而且我還看到,那些居住在高海拔山峰上的旱獺(土撥鼠),紛紛搬到了炎熱的河谷地帶,過起了“采食青稞地,悠然見南山”的“農耕生活”。

        每一個生命都有權利活在地球上,我們人類并不是這顆藍色星球上唯一的主人。

曾曉鴻.jpg

        曾曉鴻,藏族,1965年生于四川馬爾康。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攝影家協會會員,四川省戲劇家協會會員,四川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阿壩州戲劇家協會主席,阿壩州藏羌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阿壩州大禹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在《三聯生活周刊》《民族文學》《西藏文學》《中國西藏》《四川畫報》等雜志發表有小說、散文、詩歌、隨筆和攝影作品。出版有小說集《獵人登巴與夏月家的姑娘》、旅游文集《暢游阿壩》《玩轉阿壩》《古羌勝地—茂縣》和人物傳記《雪山土司王朝——卓克基土司索觀瀛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