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地方叫做鄉城。這里是我的故鄉,是我睜開眼第一眼看到天空的地方,是我日日夜夜牽掛的地方,是我歇斯底里時的避風港,也是我夢開始的地方。

        之前看到的一句話說:“當你在難過的時候,這世上正有一個地方太陽升起,天是最藍的天,云是最白的云,滿眼的綠色美得像童話?!蔽蚁耄涸谖业氖澜缋?,這樣的地方就叫鄉城。

        回家的第一天。從成都出發的我早早起床,帶上行李來到了飛機場。我特地選擇了早上的航班,靠窗的位置,就為了雪山之景,也為了擁抱陽光。機場的一杯澳芮白,一塊小歐包,帶著我告別了都市煩躁而忙碌的生活,逃離了僅屬于喧鬧城市的孤獨。飛行一個小時后,到達稻城亞丁機場。寒冷和干燥撲面而來,可我依然激動。因為在不久的車程后,那個想念許久的地方,那些思念許久的人,即將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坐上小車,一路未眠,熟悉而陌生的家鄉大橋,親切而生疏的家鄉話語……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如此舒適,如此放下戒備,做回那個最真的自己。

        吃飯、睡覺、再吃飯、再睡覺。到家的第一天,在口干舌燥和睡眠之中度過了…

        到家的第二天。睡了個懶覺起床,一切都還如同夢境般。高掛的太陽、舒服的陽光、熟悉的白藏房、親切的呼喚,一切都如此舒適柔軟又讓人不可觸及。享受的間隙,一聲聲的“吃午飯了”將我喚至院中。木桌子、小條凳、拌雞爪、牛肉湯。小時候每年回家總能吃上熱乎乎的牛肉湯和爽口的拌雞爪,似乎這些食物就是迎接我回到家鄉的第一步。兩年沒回來的我 似乎有些不認識它們了,而這一切卻像是老朋友般在向我打著招呼:“你好呀!好久不見~” 飯后,坐在院中擼擼貓咪,喂喂狗兒,曬曬太陽,想必生活本該如此… 我曾想:熱愛生活并不是一開始就能學會的事。但在這,我相信我們多多少少都能愛上生活。愛上自己,愛上鄉城。

        第三天。休息了兩天的我,開始構思這篇似游記又似日記的“流水賬 ”。想說的話太多 便不知從何說起,打開我以前的文章找找靈感,卻發現了這樣一段話:記得之前說過我害怕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可是認真想想我何曾認識過自己?人生下來一輩子就是僅僅為了了解自己和了解別人而存在。人是個復雜而又簡單的生物,但是又有誰是真正了解清楚了才離開? 人生就是一段從生到死的旅行,區別只在于各自看到的風景不同。這句話伴隨了我快十年。這句話改變了我太多,也給我了太多。這個知道終點的旅程,應該是一段欣賞自己,了解自己的過程,而不是為了取悅和改變的過程。需要改變而不是迷失,人到了最后留下的只有一個空殼。旅程中會有需要也會有丟失,真正留下的應該是自己而不是眷戀。

        不快樂是天生的,快樂也是天生的。做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沒什么不好,做一個樂觀的悲觀主義者也沒什么不好。只要是你自己,那么就好。

        最近真的很累,不想做任何事,就想見一個人。最近真的很累,覺得自己超乎年齡的成熟帶來的不僅僅是朋友的減少,也是壓力的倍增。以前,我不曾覺得比同齡人成熟是件不好的事。但現在看起來,我沒了年輕人所謂的該有的朝氣。沒了勇氣,有的只是經驗得來的借口和理由,有的僅僅是混亂而煩雜的生活。我或許明白自己的方向,明白自己想要保護并應該保護的身邊的所有一切,明白我應該做出選擇,應該活得更明白一些??墒?,理由和借口讓我變得猶豫,變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變得更加糾結,變得越來越不像我。我想去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想要到一個只有我一個人的地方,想要一次一個人簡單而純粹的旅行。 想要一個人、想要逃避、想要離開??墒?,這,又何嘗容易?何嘗可以不用在意一切而又拋棄一切?

        然而,在這陽光充裕的地方,我仿佛看到了答案……

        回家的第四天,是拜訪親戚的一天。見到了家里最小的表弟,3歲的他還在咿呀學語。藏語普通話夾雜的他,讓我明白,或許我應該學習一些民族文化了。從小便離開家鄉的我,對于藏傳文化一概不知,藏語也只是略知一二。心生愧疚和不安,本應做好民族傳播者的我們,卻已經只是背著少數民族的空殼,內里早已空空如也。我驟然想到一句話:“不跟著世界的節奏走,反而能被世界所看到?!蔽覀冊谝稽c一點被世界同化,但做那個背道而馳的人,或許才是真正的生活。

        這是第五天,國家公祭日。我來到了烈士陵園,祭拜逝去的親人后便來到了鄉城三絕之一的葛丹桑披羅布嶺寺。這座建于康熙年間的寺廟在多次的修補和重建中顯得熠熠生輝:唐卡、壁畫、酥油花、佛塔、佛像、舍利子…… 一切都是陌生又熟悉的。它們都是能工巧匠的作品,它們都是僅僅屬于我們藏人的記憶,僅僅屬于我們的財富??吹竭@些,依稀記得當年的我只要聽到寺廟內在做法事或者念藏文經書,便會在家捂著耳朵抱著頭大哭?;蛟S是畏懼,或許是無知,又或許是熟悉?當下,我對著佛像默念愿望,一次次重復著跪拜的動作,一陣陣的心底刺痛。也許這便是我回來的目的:一遍遍的心靈洗滌——從而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樣的,以后的路該如何走下去,自己的方向又在哪里。外表的我僅感嘆于建筑的設計,壁畫和雕塑的精美,酥油花的艷麗,以及佛像佛塔的神秘……內心的我卻已經歷了千遍波瀾找尋自己。到了離開的時候,回首忽地發覺這座歷經數年的古建筑群在這一刻顯得無比燦爛輝煌。

        這是回家的第六天。早早地到了大姨家,一家人團聚在一起觀看70周年的閱兵儀式。難得早起的我有些困倦,但當閱兵隊伍開始行進的那刻我的心突然震了幾下。第一下是感嘆于兵哥哥的帥氣,第二下是感嘆于祖國盛世,第三下是感嘆于部隊整齊劃一武器裝備精良。整場閱兵儀式我認認真真的觀看完了,作為軍人家庭的孩子,想著成都家里的老兵肯定激動到不能自已便撥通了視頻。視頻那邊的老耿眼里有些淚光,臉上卻全是笑容?!白鎳钠D難時期已經過去,盛世繁華的年代到來了,好好加油年輕人!”老耿用這句話結束了視頻。掛掉視頻后,久久不能平息的是我的心情??吹嚼瞎⒁惶焯斓睦先?,看到他一次次的眼淚潤濕眼眶,只能嘆息,為什么時間不能過的慢一點、再慢一點…

        這是第七天,又是早起的一天。我們來到了青德鎮網紅打卡地——皈院。帶上了心心念念已久的藏裝,我換上衣服開始無止境地拍拍拍!康哥告訴說村里有顆千年菩提,讓我去看看。便開始了尋找千年菩提的路,一路走走拍拍找到了菩提樹,看了傳說的故事——在800多年前,松坎巴親臨鄉城為民眾祈福。走到這里時,他手中的佛珠突然斷線四濺怎么找也找不到余下的2顆佛珠,他便說:“就將它們留在這里,保佑這里成為河谷寶地?!边@兩顆佛珠也就生根發芽長成了今天的菩提樹。鄉城(藏語意為“手中佛珠”)便因此得名??赐陚髡f的我才明白為什么鄉城叫鄉城;為什么我們是手中佛珠;為什么這里人杰地靈?;氐金г撼燥?, 吃到了想吃的坨坨牛肉、小洋芋、干巴牛肉… 最后的是每次聚會必備環節——表演節目。這天卻是大家一起圍成圈唱起了酒歌跳起了鍋莊。雖說從小到大我最討厭的就是表演節目,但此刻我好像明白了家人的意義,也明白了“存在即意義”這句一直讓我很不能理解的話,也更加明白了為什么鍋莊要圍著圓圈大家一起跳——因為家人真正的團圓就應該是一個圓。

        第八天,也是離開的一天。人們說旅途最重要的是最后那片風景,我卻覺得路途中的感受也很重要。這幾天的旅程是回歸,是尋找,是放下戒備,是尋覓自我,是看到夢想,是洗滌心靈,也是愛上了這寧靜的擁有。最后的那片風景只是清晨的日出。偏愛日出的我,卻獨寵黑色。反差如此之大的我,猶然覺得最重要的風景還是心中的感情。思鄉的游子總歸是會回家的,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順利和美好,一切都是如此祥和與安寧,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又陌生。

        此刻的我在艙門關閉前一刻踏上了飛機;留下了僅此一滴屬于凈土的淚水

        那么,些許遺憾,來年再見。 

        鄉城,我的故鄉,我尋覓而又不敢觸及的地方。


原刊于《貢嘎山》雜志2021年第6期

青錯.jpg

        青錯,女,藏族,又名鐘琳,1998年生于四川甘孜鄉城,畢業于四川外國語大學成都學院俄語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