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篇


        說起他的故事,在藏區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上至文人學士,下至平民百姓,誰都可以講述一兩個他的故事。他的知名度,甚至可以媲美藏族英雄格薩爾王。聽格薩爾王的故事,會讓人熱血沸騰,想騎上駿馬在草原上馳騁。聽他的故事會讓人拍手叫好,對他的智慧欽佩不已。

        他就是藏族民間傳奇人物——阿克登巴(阿古登巴),也是本篇故事的主人公。

        阿克登巴出生在貧窮的奴隸家庭,不知是從他的哪個祖先開始,他們家就是領主家的奴隸。在那個時代,領主的身份是可以世襲的,奴隸的身份是必須世襲的。阿爸是領主,兒子也是領主。阿爸是奴隸,兒子也是奴隸。我們的主人公阿克登巴,作為奴隸的兒子,自然也是奴隸。

        是的,與那個時代所有奴隸家庭的孩子般,我們的主人公阿克登巴的童年也是在痛苦中度過的。只不過,他的童年比其他孩子更加精彩。在大多孩子忍受饑餓時,阿克登巴總能吃到香噴噴的青稞餅,在其他奴隸子忍受領主的毒打時,阿克登巴總能機智的逃脫魔爪。

        在阿克登巴的故事里,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比較愚笨弱智,因此他往往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懲罰惡人。雖然在現實生活中,出現類似事情的可能性很小,但我們要有阿克登巴那樣的大智慧、大慈悲、大無畏。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里都應該有一個阿克登巴,這篇作品是我為少年時的阿克登巴創作的。這里面的主人公可以說是藏族民間傳說里的阿克登巴,也可以說是一個叫阿克登巴的虛構人物。話不多說了,讓阿克登巴的故事開始吧。


上篇


        少年時的阿克登巴,與大多數處于少年階段的人般,心中也有青梅竹馬的那個她,她有著太陽般紅紅的臉蛋,月亮般潔白的皮膚,星星般明亮的眼睛,雪山般純潔的心靈,花朵般嬌小的身姿,她的聲音像百靈鳥般動聽。她叫梅朵,她與阿克登巴般,父母也是領主家的奴隸。

        一般美麗的女孩,都有多個愛慕者。同樣,領主的兒子也喜歡梅朵,但梅朵對他始終是冷眼相待,為此,他經常在梅朵表現自己。他表現的方式,無非是在梅朵面前欺負其他孩子,或向梅朵送些奴隸的兒女從沒見過的禮物等,但這些,卻使梅朵更加討厭他。后來,領主的兒子發現梅朵喜歡阿克登巴,派人將阿克登巴毒打了一番,又讓自己的管家帶著一批手下到阿克登巴的家里,將他的父母狠狠地教訓了一遍。并警告阿克登巴離梅朵遠一點。

        這在阿克登巴的心里埋下了復仇的種子,但奴隸的兒子,生來貧賤,又怎能是高貴領主的兒子的對手呢?

        那是一個晴朗下午,阿克登巴替領主放?;丶?,在路上遇到了瞎眼的次稱老人,他將那位次稱老人送回家中。老人卻讓他早點回去,還說過會兒就要下大雨。阿克登巴不解,問道:“今天天氣很好,為什么會下雨呢?”次稱老人用手中的拐杖敲打地面說:“你小子,我的話都不信嗎?!我老頭子什么時候騙過你?!卑⒖说前徒忉尩?“不是我不相信您老人家,今天天氣確實很好,不像是會下雨?!贝畏Q老人苦笑著搖了搖頭,拍了拍自己的腰說:“我這腰只要下雨就會疼的厲害,每次都非常準,不會錯的?!卑⒖说前吐牶簏c點頭,笑著離開了次稱老人家。他為什么會笑著離開呢?因為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計劃了。

        他來到麥田里,此時,領主的奴隸們正在收割青稞。大片的青稞將天空染成了金色,在太陽的照射下,發出金色的光芒。風一吹,青稞搖動的身姿就像那金色的波浪,時不時會有一些顆粒掉落在地上。

        阿克登巴找到他的奴隸子朋友們,向他們說出了自己的一個計劃,聽完他的計劃后,所有人紛紛行動起來。是的,阿克登巴準備整治一下討厭的領主之子,為自己的父母和受欺負的奴隸們報仇。

        阿克登巴帶著兩個奴隸的孩子來到領主家,此時領主的兒子正在院子里騎著一個奴隸,還時不時的用鞭子抽打他。那個奴隸像一匹馬趴臥在地上,被領主的兒子騎著,還要不停的模仿馬的聲音。這是領主的兒子經常玩的游戲,也是他最喜歡的游戲,那些陪他玩游戲的奴隸,幾乎第二天都不能下床走動。領主的兒子看到阿克登巴來了,直接下“馬”,還從后面踢了“馬”一腳。囂張地說:“你們這些崽子,不好好地在地里干活,跑到我家來干什么,難道是想來嘗試一下皮鞭的威力嗎?”說完連甩了兩下皮鞭。

        崽子,是領主的兒子對奴隸的兒子“親切”的叫法。

        阿克登巴向他躬身行禮說:“少爺,我來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span>

        領主的兒子惡狠狠地看著他問道:“什么好消息?登巴,如果這個消息不能使我高興的話,小心我的皮鞭抽打在你們的身上?!?/span>

        “是關于梅朵的?!卑⒖说前妥叩剿媲?,小聲說道。

        一聽跟梅朵有關,領主的兒子立馬來了興趣,焦急地問阿克登巴:“你快說,什么事情?”

        阿克登巴故作神秘,摸著下巴說:“你聽說過‘九色鳥’嗎,它被稱為是最漂亮的鳥,今天有人在山上發現了它?!?/span>

        這跟梅朵有什么關系?

        你不知道嗎?梅朵是最喜歡鳥的,如果你能抓住九色鳥送給她的話,沒準她就會喜歡上你。

        你說的是真的,沒有騙我。

        當然是真的,我怎么敢騙你呢。

        領主的兒子開始幻想未來美好的生活,過了好一會才說:“那好,我馬上帶人去抓九色鳥?!闭f完,領主的兒子吩咐家丁準備上山。這時,阿克登巴攔住了他:“不行啊,我尊貴的少爺?!鳖I主的兒子有些生氣:“登巴,你究竟想做什么,讓我去抓鳥的是你,攔我的又是你?!?/span>

        阿克登巴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指了指領主的兒子后面那些氣勢洶洶的家丁們:“少爺,不是我壞你的雅興,你想,如果你帶家丁去怎么能表現出你的勇猛呢?”

        那你們陪我去。

        阿克登巴為難的說道:“少爺,如果我們帶你去的話,老爺會收拾我們的。再說,萬一你出點什么事情,我們承擔不起??!除非……”

        “除非什么,你快說,不然我現在就收拾你!”

        “這,這……除非你能向佛賭咒吃誓,說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怪罪我們,我才敢帶你去?!?/span>

        領主的兒子上山心切,便聽從阿古登巴的話發起誓來:“我向大慈大悲的佛菩薩賭咒,上山的任何后果由我一人承擔,決不怪罪阿克登巴等人。若違此誓,我愿永墮地獄?!?/span>

        阿克登巴這才帶著他們上山,領主的兒子騎著大白馬,后面跟著兩名手下。而我們的主人公阿克登巴和他的奴隸兄弟們,被領主的兒子和手下,像驅趕牦牛般,走在前面。

        山上的青岡樹,在風的吹拂下,盡情的擺動著身子。樹上的鳥兒望著這群上山的人,嘰嘰喳喳的叫著不知道在討論著什么。

        山路越來越難走,四條腿的馬已經難以行走。這時,走在前面的阿克登巴停住腳步,轉身恭恭敬敬的向領主的兒子鞠了一躬說道:“尊貴的少年,要不你還是下馬走吧,再走一會兒馬就不能前行了?!鳖I主的兒子望了一眼前面的山路,那山路上滿是碎石與塵土,彎曲得像一只長長的蚯蚓,既狹窄又彎曲。

        領主的兒子嘆了一口氣,沖阿古登巴旁邊的一個奴隸子使了個眼色,那奴隸子便跑過來跪在了馬的左側,領主的兒子在兩名手下的攙扶下,踩著奴隸子的肩膀下了馬。

        這馬怎么辦,總不能在這放了吧,它可比你們值錢多了。

        阿克登巴望著領主的兒子,一絲兇狠悄悄的從他眼中溜過,當然,這目光并沒有被領主的兒子看到。

        “你可以派一個人把它牽回去,又或者可以讓他守著馬在這等著,等我們下山的時候,你還可以再騎回去?!鳖I主的兒子吩咐一名手下在這守著馬,在他眼中,這些奴隸子可不值得信任。接著眾人又繼續前行。

        由于天氣炎熱,再加上山路難走,走到半山腰時,眾人早已累得寸步難行,只得在一棵樹下乘涼休息。阿克登巴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今天的太陽出奇的毒辣,萬里無云,哪有要下雨的征兆。他心里不禁有些打鼓,難道次稱老人說的是錯的,今天不會下雨?但想到,即使不下雨也對自己沒什么壞處,他就釋然了。

        阿克登巴又看了一眼領主的兒子,這位從小嬌生慣養的貴族子弟,累得已經在一旁嘔吐起來了。阿克登巴看著他,一個主意又涌上心頭。他說:“尊貴的少爺,天氣那么熱,你穿那么多衣服不難受嗎?”

        領主的兒子累得說話都有些結巴:“我,我,怎么會不難受?!但我總不能把衣服都丟掉,這些衣服都是我阿爸花高價買的?!薄澳惆淹馓酌撓聛?,讓我們背著,這樣衣服不用丟,你也不用難受,這不是更好嗎?”阿克登巴說。領主的兒子把外套脫下扔給了離他最近的一個奴隸子。脫完外套后,他登時感覺輕松不少,立馬站起身,催促眾人繼續前行。

        走了一段路程,已經可以遠遠看到山頂上飄動的風馬旗了。阿克登巴看見路旁的螞蟻密密麻麻的涌進的洞穴中,頓時明白次稱老人的猜測是準確的,嘴角不禁微微翹起。這時領主的兒子將手中的水壺狠狠地摔在地上,水壺中的水已經喝完了。阿克登巴停住腳步,走到他的面前,問道:“尊貴的少爺,怎么了?”呸,領主的兒子在地上吐了一口痰,說:“水已經喝完了,我要喝水,你快點想辦法?!?/span>

        “我知道那邊不遠處有個泉眼,要不我去取一些來?!卑⒖说前驼f道。領主的兒子信不過阿克登巴,對手下吩咐道:“你去取水,他去我不放心?!薄袄侧?!”那名手下撿起地上的水壺,快速地離開了。

        兩名手下離開后,領主的兒子讓阿克登巴等人在原地等待??杀娙说攘税胩?,兩名手下卻久久沒有回來。漸漸的,領主的兒子失去了耐心,在阿克登巴等人面前不停地走來走去,還時不時向手下走去的地方望去。阿克登巴起身說:“少爺,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我去找找他們?!?/span>

        領主的兒子冷哼了一聲,別想耍什么花樣,給我乖乖的坐著。又過了許久,那面手下依舊沒有回來。領主的兒子不由得對阿克登巴吩咐道:“你去看看他究竟在干什么,到現在還沒回來,但記住,別給我?;??!卑⒖说前蛻艘宦?,便離開了。

        說來也怪,阿克登巴一離開,原本晴朗的天空開始烏云密布,雷鳴電閃。沒過多久,便下起傾盆大雨。一粒粒雨珠敲打著大地,像是要洗滌塵世間的罪惡,天地間只剩下雨聲和雨擊打樹葉的聲音。山中的霧與空中的云混在一起,將大山籠罩起來,將整座大山都隱藏起來了。

        領主的兒子瞬間就成了落湯雞,剛想穿上外套,可衣服與兩個奴隸子早已消失不見。整個山上只剩下他一人,他大聲呼救,可聽到的只有自己的回聲,極度的寒冷和恐懼使他漸漸崩潰。

        時間過去了幾個小時,雨已經停了,手下終于找到了他。此時的他蹲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蜷縮在一棵枯樹下。滿臉蒼白,極薄的衣服內肉體的膚色隱隱可見,身體不停地打顫。見到手下一句話也說不出,手下只好背他下山。

        從那以后,領主的兒子每當聽到下雨聲或打雷聲就會驚嚇得抱頭蜷縮,直至雨停。領主想要報復阿克登巴,但由于他的兒子賭咒發誓過,怕遭報應,只好作罷。

        從那以后,在領主的轄區上,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一個叫阿克登巴的少年英雄。


中篇


        自從領主的兒子受到驚嚇后,便很少出門,性格也逐漸變得懦弱起來。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就連吃飯也在房間里。

        轉眼間,時間又過去了幾年。

        這天,天空異常陰沉,沒過多久,就下起了大雨。在領主的碉房里,領主的兒子聽到雨點敲打窗子的聲音,就嚇得蜷縮在房間的角落,身體不停地顫抖,傭人連忙跑去告訴領主。領主聽到后,急忙跑到兒子的房間,抱住兒子不停地安撫。

        也許是上天可憐他,雨很快就停了,領主的兒子漸漸的恢復了情緒。領主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的肥肉抖動著,表情猙獰起來,目露兇光怒吼道:“登巴,我要殺了你?!?/span>

        “你給我過來?!鳖I主對旁邊的管家吆喝道:“你馬上給我想個辦法,怎么樣才能讓我的好兒子好起來?!惫芗夜砦ㄎㄖZ諾走過來,說:“老爺,我還真有一個計策?!?/span>

        “快說,什么計策?”

        管家又在耳邊小聲說道:“老爺,我看少爺的病根源在登巴的身上?!?/span>

        “你繼續說?!?/span>

        “您不能因為少爺的事懲罰他,但如果他犯了錯誤的話,懲罰他不是名正言順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我還以為你有什么辦法呢?!鳖I主有些生氣。

        “老爺,您先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跟您講,我們可以這樣……”

        管家在領主的耳邊嘀咕了一陣,領主聽完后點了點頭,一種奇怪的笑容在他的臉上綻放。

        一天后,領主來到阿克登巴所在的村寨,將所有的奴隸、自由民都召集在一起,當然還有奴隸們的孩子。領主站在一塊方形的大石頭上,那樣他才能清楚的看到所有人。他揮手向一名手下示意,手下拿出三袋金光閃閃種子放在眾人的面前。那些種子顆顆飽滿,比他們以前見過的所有種子還好,那種子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金色的光芒,十分耀眼。

        領主指著種子說:“這些是我特地從宗本老爺那里求來的黃金種子,你們今年就在地里種上這些種子?!边@時,一個老奴隸問道:“老爺,今年的收成要給您上交多少,還是跟去年那樣上交六成嗎?”

        領主笑道:“這個問得好,今年的收成我一分不要,都歸你們。而且今年能豐收的話,來年的收成也一分不要?!边@話一出,登時人群中就炸開了鍋,大家都不清楚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領主又繼續說道:“但是,如果今年不能豐收的話,以后每年的糧食都要上交八成?!比藗冇珠_始討論起來:那么好的種子,肯定能豐收。那樣我們今年就不用挨餓了,而且說不定還可以存糧。領主可不是一個好人,這肯定有陰謀。難道說領主良心發現,想做好事。一時間,所有人都在說自己的想法,就像花叢里一群蜜蜂在嗡嗡響。

        “大家覺得怎么樣?”領主打斷人們的討論。

        “您說的是真的嗎,我們憑什么相信你?”阿克登巴從人群里站出來問道。領主看了一眼阿克登巴,一絲兇狠在他的眼睛里轉瞬即逝。

        “我向三寶發誓,我說的話一定是真的!”領主說。

        “那好,如果今年豐收,以后每年的糧食我們只上交三成,怎么樣?”阿克登巴說。

        領主的臉上抽搐了一下,但為了計劃他只能選擇忍?!昂?,我同意!”

        “我們要你立個字據,以免你反悔?!卑⒖说前陀终f。

        領主吩咐管家拿出紙筆,立了字據,交給阿克登巴。阿克登巴讓一名識字的奴隸看了一遍,發現沒問題后這才收了字據。

        眾人各自領了種子,就回去了。眾人走后,領主和管家相視而笑,他們的“計策”正在按照他們預想的那樣進行著。

        幾天后,人們開始開耕土地,男人們揮舞著皮鞭,一頭頭耕牛喘著粗氣,努力前行。木犁頭掘進土地,翻騰出黑色的泥土。女人們則坐在田地的邊緣,不知道在聊什么,偶爾會有歡快的笑聲飛翔在田地里,等男人們開耕完土地,她們就要開始播種。

        今年的農忙所有人都非常的賣力,而且所有人都感覺到沒有以往那么勞累。是啊,今年的收成都是自家的,他們怎能不賣力呢。

        此時,阿克登巴和梅朵等人正坐在院子聊天,次稱老人拄著拐杖走進院子,阿克登巴連忙起身扶著他坐下。眾人正在聊著這次的種子多么多么好,今年肯定能豐收之類的話。次稱老人對阿克登巴說道:“孩子,能不能讓我摸摸今年的種子?!卑⒖说前桶炎约业姆N子袋放到次稱老人的手中,老人顫抖著把他蒼老的手放進種子袋中,輕輕地扶摸它們。

        次稱老人從種子袋中抽出了手,聞了聞袋子里的種子說:“這些種子是不會生長的,你們被領主騙了?!甭牭竭@句話眾人紛紛放下手中的活,看向了次稱老人。

        “阿尼(爺爺),您說什么,這些種子不會生長,我們被領主騙了?!?/span>

        “這些種子是用熱水煮過后再曬干的,所以才顯得飽滿。種到地里只會腐爛,不會生長的,你們都被騙了?!贝畏Q老人用拐杖敲著地面說。

        “阿尼,您說的是真的嗎,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阿尼次稱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他以前是這方圓百里最好的農忙能手,他說的話肯定是不會錯的?!迸赃叺囊晃焕蠇D人說。

        “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啊,如果今年收成不好,那明年開始就要上交八成的糧食,我們怎么活???!”眾人你一句我一句,開始擔憂起來。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中,過了許久,阿克登巴說道:“我倒是有個辦法,不但今年能豐收,而且還可以好好懲罰一下領主,不過這需要大家的配合?!?/span>

        “登巴,你說吧,我們都聽你的?!北娙苏f。

        旺扎大叔的兒子在領主的倉庫當守衛,我們把領主發的種子都收集起來,讓他偷偷換成領主今年要播種的種子,那種子長得都一樣,他們肯定發現不了。

        “好,我這就去跟我那兒子說?!蓖笫迤鹕碚f。

        幾個月過去了,人們開始收割青稞。

        今年的青稞顆粒飽滿,每粒都脹得鼓鼓的,那些顆粒拉得青稞低下了它那高貴的頭。反觀領主的田地里,荒草眾生,一片凄涼。

        由于去年的余糧都賣給了商人,今年又顆粒無收。領主只好從奴隸們,差民們手中高價收購糧食。他想反悔,但在三寶面前發過誓,而且阿克登巴的手中還有字據,只好作罷。


下篇


        在領主的碉樓里,領主正坐在豹皮椅子上沖管家發怒。他兇狠狠地指著管家罵道:“都怪你,讓我損失了那么多糧食和錢財,我兒子的病也沒治成,你說我現在應該怎么懲罰你?!贝丝坦芗艺皖^承受著領主的怒火,額頭和臉上滿是汗水,顯然是過度緊張或害怕。

        “老爺,我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治少爺的病?!惫芗业皖^小聲說道。

        “哼,你還能有什么好辦法,難道你還想讓我再破一次財嗎?”

        “不是啊,我看少爺這病是招惹了什么邪祟,只要想辦法將這些邪祟除掉,少爺的病自然就會好的?!?/span>

        “什么?邪祟,哼哼。我請了那么多僧人做法事,怎么可能是有邪祟在作怪,你腦袋里裝的都是牛糞嗎?!?/span>

        “老爺,那肯定是他們法力不夠,不能降伏邪祟。再過幾天圣城拉薩就要舉行大法會,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活佛灌頂,如果少爺能受到活佛的灌頂,這病肯定能好?!?/span>

        “你說的是真的?”

        “小人怎么敢欺騙您呢?!?/span>

        “那好,那按你說的辦。如果我兒子的病好了,我一定重賞你。但病沒治好的話,小心你的腦袋。這件事就由你負責,記住,帶四個手下就可以了,畢竟拉薩是圣城?!?/span>

        “啦嗦!”管家跪在地上磕頭說。

        在阿克登巴家的土房中,他的阿爸從一架破舊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個黝黑的小木箱,扯了扯木箱上那把生銹的鎖,鎖竟然出乎意料地自動打開了。打開箱蓋,里面有一顆綠松石和三塊藏銀,用一塊滿是油垢的白布包裹著。他把綠松石和藏銀塞到阿克登巴的手中,拍了拍阿克登巴的肩膀說:“這次你和梅朵去拉薩朝圣,路途遙遠,這三塊藏銀和綠松石你帶上。藏銀就當作路費,綠松石就供養給佛爺吧?!?/span>

        “登巴,梅朵是女孩子,你要照顧好她?!彼陌屟a充說。

        “知道啦!阿爸,阿媽你們也要照顧好自己,我們很快就回來?!?/span>

        這幾天,各地的信眾云集圣城拉薩,布達拉宮,大小昭寺及三大寺等每天都是人山人海。這場法會,要連續舉行七天,燃燈、灌禮、曬佛、跳神、藏戲……對于一名虔誠的佛教徒來說,這幾天無疑是人生中最有意義最充實的幾天。

        沐浴在拉薩的日光下,聆聽著佛法的妙音,阿克登巴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像是掙脫了肉體的束縛,上升到了另一層境界。

        轉眼間,法會已經舉行了四天。這天,阿克登巴和梅朵朝拜完色拉寺后便回到了拉薩河旁的帳篷里。冤家路窄,到河旁撿柴的阿克登巴遇到了領主的兒子。阿克登巴一見他,怕在這吉祥的日子與他發生沖突,轉身便要回去。

        “喲!這不是登巴嗎,見到主子,不請安就要回去???”領主的兒子騎在馬上神氣地看著阿克登巴說。

        “少爺,沒想到您也來了,小人登巴給您請安了?!卑⒖说前妥叩剿靶辛艘欢Y說。

        領主的兒子從馬背上跳下,走到阿克登巴的面前問:“就你一個人來嗎?”“回少爺的話,我和梅朵一起來的?!卑⒖说前褪翘痤^說的這句話,似乎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什么,你和梅朵一起來的,只有你們兩個人嗎?”

        阿克登巴點了點頭,但他的這個動作似乎點燃了領主兒子的怒火?!肮芗?,你快把他殺了,我要他的血流進這拉薩河?!钡芗宜坪跤行┆q豫,遲鈍的說道:“這,這個,少爺這里是圣城,別說是我們, 就算是宗本老爺也不敢隨便殺人。再說了,這幾天是大法會,如果我們把他殺了,那就是犯了血忌?!?/span>

        “那你說怎么辦?”領主的兒子氣得直跺腳?!吧贍?,老爺吩咐我們暫時不要惹登巴,以后有的是機會收拾他?!?/span>

        “登巴,聽我阿爸說你很聰明,就連他都被你騙了。但我不相信你能騙的了我,你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少爺,我哪能騙得了你,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闭f完,就準備離開。領主的兒子一聽,氣得將手中的馬鞭甩到地:“我讓你走了嗎,今天你必須跟我打賭,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span>

        阿克登巴心想:是啊,如果自己不跟他打賭的話,以領主父子的性格肯定會進行報復的,看來只能和他打賭了。

        “少爺,我可以跟你打賭,不過只能有我們兩個人在場?!卑⒖说前驼f完后,不等領主的兒子回答,管家卻搶先說道:“不行,萬一你這個賤民要害少爺怎么辦?!卑⒖说前蜕锨敖忉屨f道:“少爺,小人怎么敢害你,我只是一個奴隸的兒子,而你是高高在上的兒子少爺啊?!?/span>

        領主的兒子對管家吩咐道:“管家,你們先回去吧?!钡芗宜坪踹€有些遲疑,低著頭像是在思考什么?!霸趺?,難道我說的話不管用嗎?”領主的兒子說。管家搖了搖,對幾個手下一揮手,便都離開了。

        “登巴,現在可以開始了吧?!鳖I主的兒子說。

        阿克登巴點了點頭問:“你想怎么賭?”

        “很簡單,就賭你能不能騙的了我。如果你贏了,就讓你成為自由民。但是你要是輸了的話,就必須離開梅朵,做我手下的手下?!?/span>

        “可以,只不過我騙人需要一個‘寶貝’,他在河的那邊,沒有它我騙不了你啊?!?/span>

        “那你快點去把它取回來?!?/span>

        “不行啊,少爺,這河水只有騎馬才能渡過去,我沒有馬渡不過去呀?!卑⒖说前陀行殡y的說。領主的兒子把馬的韁繩遞給他說:“那你騎我的馬,快點把你的寶貝取回來?!?/span>

        阿克登巴接過韁繩,立馬騎上了這匹駿馬。趁領主的兒子不注意,拿出一根細針,在馬背上扎了一下,馬瞬間就疼得在原地亂走,發出一聲聲嘶鳴。

        阿克登巴扯了扯韁繩說“不行啊,少爺,你看這匹馬認生,我騎不了啊?!?/span>

        “那你說怎么辦?”

        阿克登巴假裝思考了一下說:“如果少爺能把你的藏袍借我穿一下,首飾借我戴一下,馬就不會認生了?!鳖I主的兒子心想,阿克登巴只是一個奴隸的兒子,掀不起什么風浪,便照做了。換了衣服的阿克登巴騎上了馬,渡過河水,回過頭喊道:“我哪有什么寶貝,是你讓我騙你的,現在怎么樣?!闭f完,便騎馬離開了。

        兩人再次相見,已經是大法會的最后一天了。那是在甘丹寺的跳神壩里,信眾們來來往往。不必說轉著經筒念經的,不必說點酥油燈祈福的,不必說繞寺轉白塔的,更不必說朝拜佛像磕頭的,單是繞寺磕長頭的就有幾十人。

        阿克登巴和梅朵朝拜完寺里供奉的佛像后,便來到跳神壩里,準各點酥油燈祈福。領主的兒子遠遠的便看到了阿克登巴,急忙跑過去拉住阿克登巴說:“把的東西些還給我,不然有你好受的?!卑⒖说前瓦€沒來得及回答,梅朵拿著兩盞酥油燈走了過來:“登巴哥,怎么了,你怎么還不過來?!?/span>

        領主的兒子一見到梅朵,雙眼中就像是有一股火在燃燒,走上前說:“梅朵,你也來了??!”梅朵似乎對他有些厭惡,白了他一眼:“我不能來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span>

        “梅朵,少爺找我有事,你先過去吧?!卑⒖说前蛯γ范湔f?!芭?,那你快點?!泵范湔f完便拿著酥油燈走了。

        領主的兒子目送梅朵離開,然后轉身對幾個手下和管家吩咐道:“你們去寺廟外面等我?!?/span>

        “啦嗦!”管家等人也離開了。

        阿克登巴看到他們離開了,對領主的兒子說:“少爺,不是我不把東西還給你,你的那些東西在我的帳篷里,只不過我現在有事不能去給你取啊?!?/span>

        “登巴,就你還能有什么事情,識相一點把東西還給我,否則我就讓你后悔?!鳖I主的兒子威脅阿克登巴說。

        阿克登巴走到旁邊的經幡柱前說:“甘丹寺的僧人讓我守護這根經幡柱,如果它出現什么問題,就要馬上到大殿告訴他們?!薄澳悄闳ツ没匚业臇|西,我替你看著經幡柱?!鳖I主的兒子說。

        阿克登巴點了點頭:“少爺,這根經幡柱是神物,你看時要仰頭看它的頭?!闭f完阿克登巴叫上梅朵離開了寺廟,在寺廟的外面遇到了管家,阿克登巴讓他們先別進去打擾領主的兒子,因為此時少爺正在經幡柱下祈禱。

        領主的兒子站在原地仰頭看著經幡柱,由于太陽的光芒再加上天空白云的飄動,沒過多久他就感覺天旋地轉,感覺到經幡柱再隨著天地的轉動而漸漸倒下。

        他就像喝醉了酒似的,搖搖晃晃地跑到甘丹寺的大殿,大喊:“甘丹寺的僧人們,你們快出來看看,天地在旋轉,經幡柱要倒了。天地在旋轉,經幡柱要倒了?!贝藭r的甘丹寺僧人們正在齊誦經文,聽到他的話都急忙跑出去,但經幡柱仍然屹立在哪里。領主的兒子說的這句話,是對佛法的大不敬,甘丹寺的幾名鐵棒喇嘛齊擁而上,狠狠地教訓了一遍,并將他仍到了寺廟外面。

        由于領主的兒子原本身體就虛弱,再加上被鐵棒喇嘛們教訓了一遍,沒過多久,就病死在了回家的路上。聽到兒子去世的消息,領主氣急攻心,不久便與世長辭。

        阿克登巴和梅朵則告別了父母,離開了家鄉。運用他們的智慧,去幫助更多受到壓迫的窮人。

四郎彭錯.jpg

        四郎彭錯,藏族,2003年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鄉城縣,現就讀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南民族高級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