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水伴青山·云中西大灘


        風握一把掃帚,先把山神阿米蓋寧的高原掠一遍;

        再把百姓的田野打掃干凈,松林才要擎起無數雙虔敬的手臂迎接大雪的到來。

        空蕩蕩的鄉村路,承受人間落雪,沉重或者輕盈,只有趕行在扶貧路上的人知道。


        山河闊大,也不過是山褶里藏著東泉、上泉、土星等九個村莊。

        草原萬頃,紅帽王子夏瑪,打開森林的發髻,一嶺一峰,大氅飛揚。

        一場雪,落下來。

        一匹白馬,不會因寒冷而失去速度。

        一群白牦牛,犄角挑一輪紅日,脊背托起百姓的家園,走一條鄉村振興的路。


        要堅定,要扎實,要與一村一戶拉緊手,不落下一個人。

        要一滴水加入另一滴水的豐盈,日子才會有一片雪加上另一片雪的厚實。


        你我都要做了那一片雪,村莊就是汗水結晶的鹽粒粉刷一新的村莊。

        阿米蓋寧山神在鹽粒中端坐,它與清涼的時間彼此充盈,無偽、無塵,秘而不語。

        說話的是藏雪雞,一聲嘹亮的啼鳴,喚醒雪野里靜謐的村莊,喚醒羊群出圈、上山,追趕新鮮的太陽,一步一磕頭地找草吃,磕得滿臉是新雪。


        一切被新替換:易地扶貧搬遷的輕鋼房是新的;巷道路是新的;路燈是新的;十月里娶進門的紅妝嫁娘是新的;生態變好,一群河邊越冬的白鷺是新來的。

        它們用青山養目,用綠水洗臉,用大雪撲粉,一看見扶貧路上奔波的你我,就會騰起翅膀,朝著天空的云彩追出去。


        殷實的炊煙,是雪原里緩緩上升的藤,如果每一雙振興鄉村的手拽緊它,如果每一個人都是彼此扶助上升的人梯,我就借最廣袤的藍色獻給你們白云的哈達,讓云中西大灘成為綠水青山真正的暖愛人間。


修路記·天邊毛藏


        毛藏的路是牛羊踩出來的。

        路那么陡,那么深;一座叫卡哇掌的大雪山海拔4878米,離天那么近。

        政府要在這里修路,修一條通車的路,修一條鄉村振興的路。

        住在毛藏的神仙都驚掉了下巴,派出那座叫七輛草車的雪山前來助陣。


        牧人們托住下巴想:大車能走的路修通后,牛羊出賣不成問題,收購販子的車直接開到村莊,農副產品不愁運不出去,今年收入會有大好。

        鄉鎮干部在想:這幾年牛羊價格好,通車后毛藏鄉的牛羊產業發展會更上一層樓。

        花大代價修一條路,有沒有用,你說了不算,是毛藏鄉的老百姓說了算。

        人民的江山說:百姓利益無小事。


        山高水遠怕什么?山里人已住慣了山野里的春秋冬夏。

        坡陡道彎怕什么,修一條路直通云的家。

        路修到華山村,牛羊驚呆了,長壽老人們驚呆了,映在海子的大雪山驚亂了方寸,一向端莊的身子蕩漾成了一團亂云。


        站在高山看峽谷,這逼窄石峽里拓寬的通天大路是愚公移山精神的又一個版本。

        路修到村莊還沒有停下來,另一條網絡覆蓋的路,就讓牧民在手機上建個群叫牧人家園,平時學生都能在手機上聽課。有人在手機上開通直播賣白牦牛肉,賣黃菇和松茸,指尖一點,世間都知道有個天邊毛藏,那可是人人都心馳神往的地方。


牧馬天邊·打柴溝


        養馬,對于馬背民族來說是非常榮耀的事。

        養育曾經上貢朝廷的“岔口驛走馬”更是決戰小康,助民增收的新產業。

        茶馬古道上的打柴溝鎮,漢唐時期就以養馬著名。這里有座大雪山,古人都說那是馬牙幻化的,所以在地圖上也叫馬牙雪山。

        雪山下有古老的漢長城、明長城,像兩條甩出的牧馬鞭,蒼茫在草原上。

        兩千多年前,西域汗血馬和祁連山本地馬在這片草原繁衍生息,這里也曾是“涼州大馬橫行天下”的牧馬場。

        時光飛逝,科技發達,馬匹退出歷史舞臺,駿馬被圈養在一頁頁歷史冊頁中。

        某一日,賽馬成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民族文化傳承項目。鎮政府鼓勵農牧民發展馬產業,進行搶救性保護馬產業文化。

        可現狀是:傳統養馬的人已經老去,年輕人看不到養育馬匹的收益,寧可外出打工也不去養育馬匹。

        駐村干部為農牧民講政策,帶一部分“致富帶頭人”去西藏、青海、新疆、內蒙古等實地考察馬產業、馬文化發展。

        通過考察,交了朋友,了解了馬術賽事、休閑騎乘、馬匹交易、文化交流于一體的馬產業培育和馬文化傳播渠道,很多農牧民通過育馬、馴馬、出售走馬實現了脫貧致富。

        牧馬天邊的風景又像畫一樣呈現在天祝草原上。

        繞蹄盛開的每一朵紫菊花,都綻放菩薩般的笑顏,牧馬人跑遍山林,汗水結晶成雪山上掛著的白云。

        牧鞭把昔日貧窮、愚昧和村莊舊貌甩向遠方?,F如今,每年的馬匹交易都在八九十匹甚至上百匹。

        祁連山下,岔口驛馬穿越滄桑歷史,馳騁草原,又發出了久違的嘶鳴。


太陽神鳥·祁連


        土皮,土墻,土屋頂的舊村莊全部改造升級;

        居室、院落、廚廁拾掇干凈整潔。

        “美麗鄉村”建設讓祁連鎮石達板村、馬場灘村變了昔日窮酸模樣,人畜分離,人居環境改善后,百姓的幸福感也日益提升。

        依山傍水,梯級石階,一層層的綠掩映青磚灰瓦的村莊。

        石頭,一塊與一塊放置出藏寨風格。

        在石頭做裙裾的祁連山下,農牧民在綠化、亮化、美化、文化上下功夫,每個村民都在石頭上彩繪出心中熱愛的春天。

        我的兄弟在此扶貧。

        他鼓勵村民依靠鄉村旅游開農家樂增加收入,他日日夜夜考慮的是怎么改善村莊基礎設施,怎么發展鄉村產業,怎么鞏固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兩年時間,我兄弟就成了白頭翁。

        這里一條叫冰溝的河夾在村莊間,日夜奔忙。

        東山頭,西山頭,不知哪座山頭,藏著古老民族吐谷渾的王族墓群,已出土喜王墓的壁畫中有吐谷渾民族的圖騰——太陽神鳥。謎一樣的神鳥,寄托自由,幸福,寄托騰飛的希望。

        冰溝河的石頭,是阿米崗嘎爾大雪山產下的卵,蹲在河岸邊,像天上的星星各過各的生活。

        曬太陽的老人,坐在石頭上,笑容神秘,有吐谷渾人的影子。

        藏、漢、土、蒙古等28個民族守望相助,感謝和睦的背景,感謝天時地利人和,感謝一場接一場的雨或者淚水,與山河共情,與萬物贊美。

        所有的鳥兒飛向太陽,翅膀托起金光閃閃的頌歌——再唱山歌給黨聽。


原刊于《散文詩》2022年4期

微信圖片_20220510104759.jpg

        梅里·雪,女,藏族,本名梅生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發表于《民族文學》《解放軍文藝》《人民日報·海外版》《上海文學》《西部散文選刊》《綠風》《中國詩人》《中國詩歌》《山東文學》《詩刊》《星星詩刊》《星星·散文詩》《詩選刊》《散文詩》《滇池》《草堂詩刊》《飛天》《詩潮》《當代詩人》《西北軍事文學》《歲月》《雪蓮》《文苑》《西藏文學》《青島文學》《天津詩人》《中華文學》《大沽河》《青海湖》《甘肅文苑》《北方文學》《詩歌風賞》《散文詩世界》《甘肅日報》等報刊雜志。連續10年有散文詩作品入選《中國年度優秀散文詩》《中國散文詩年度精選》《中國年度最佳散文詩選》,有作品選入《中國散文詩一百年大系》和《中國女性散文詩百年回顧·翅膀上的星辰》。出版詩集《霜滿天》,散文詩集《九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