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45年開始,貢唐倉•丹貝旺旭大師在查理寺度過了約十年歲月。冬日里,他端坐在自己囊欠(即活佛的佛?。┑慕浄炕蛩略旱慕浱美?,心神完全沉浸在佛經典籍之中。在雪山環抱、靜謐得如同與世隔絕般的查理寺,大師的誦經聲伴隨著法器的奏鳴聲,晝夜不息,格外激蕩人心。夏秋季節,大活佛走出寺院,奔走在甘、青、川接壤的草原山嶺間,講經說法。得到的布施,他大多又拿去接濟窮苦百姓。經常是,有些窮苦的信徒向活佛奉獻上一塊酥油,活佛回贈的東西反而更多,要么是更大的一塊酥油,要么是一皮袋青稞炒面。

       在查理寺期間,貢唐大師的善行大德,開始遠播四方。他走到哪里,那里便留下神奇的傳說和感人的故事,如前面敘述的“觀音香露”便是一例。為記敘方便和便于讀者全面了解,這里集中介紹一下貢唐大師在查里寺及以后的歲月里的一些傳說故事。

       傳奇之一:拉古奇泉。藏族人民有一個用來祭祀、祈求“保護神”保護的節日,名叫“插箭節”。該節沒有固定的日期,一般由部落按宗教方式擇定。某一部落、地域、村莊的“保護神”,均設在當地最高的山巔或交通要沖的山埡隘口上。人們用五彩的箭垛作為供奉的象征,每年為信奉的“贊神”、“敵神”(即戰神)、“陽神”(即男神)等舉行插換新的彩箭的儀式,十分莊嚴、隆重。貢唐大師四歲時,有一次舅舅阿丹土司率領全部落的人到附近的拉古山上去插箭煨桑,他也跟著去了。后來大家口渴了,阿丹土司便打發他家的牧工拉瑪甲到山下去打水。拉瑪甲準備走之際,當時叫班欽加的貢唐大師突然說:“山上有水,大家跟我去喝”。誰都認為這是座干山,不會有水,但還是好奇地跟著小小的班欽加去找水。來到一處地方,班欽加揭起一塊石頭,石下便現出一窩水,大家爭相來喝,卻怎么也喝不干。奇怪的是,在班欽加被選為貢唐倉五世轉世靈童離開熱合東部落后,這眼泉卻神奇地干涸了。

       傳奇之二:銀幣貼墻。大師幼年學經時,曾有3000喇嘛目睹這一情景:一日有位施主來拉卜楞寺供齋布施,按慣例也分給大師一塊銀幣。大師拿到后隨手拋去,但見那枚銀幣光閃閃飛到大經堂高墻上,竟貼墻不落。

       傳奇之三:雪塔失蹤。有一年冬天,大師回家鄉轄美過年時,在一個雪天和喇嘛們堆雪塔玩,天黑回去時,大師叮嚀喇嘛看好他堆的雪塔,等到第二天天亮來看時,地上的積雪和其他喇嘛堆的雪塔仍在,唯獨不見了大師堆的雪塔。仔細查看,又不見有人搬移的痕跡;天寒地凍,更沒有消融的可能。詢問看守雪塔的喇嘛,也弄不清雪塔到那里去了。

       傳奇之四:貢唐藥泉。1956年夏天,大師一行騎馬經過噶科洛(今四川省紅原縣賈若鄉)的一座石山,正當大家感到口渴時,大師的坐騎忽然用蹄子踩出一個洞,立時清水洶涌,形成一眼旺泉,大家高興地手捧泉水解渴。雖然水不好喝,但喝后胃里很舒服。群眾知道后紛紛傳說能治百病,從大老遠趕來喝,多的時候一天有一兩千人,后來這眼泉被人們稱之為“貢唐藥泉”。1958年大師入獄后,當地有的領導認為這是封建迷信,禁止群眾去喝。遠近的藏民卻依舊偷偷去喝。禁不住,壞心人便把殺蟲藥粉撒進泉里,但藥粉很快又隨涌出的泉水飄走。有人又扔進死貓爛狗之類的污物,群眾撈出后繼續喝。八十年代初經專家鑒定,水中富含礦物質,確實能治病。到這時,有人又想發財,便用鐵絲把泉水圍起來,規定人喝一次收一元人民幣,牛羊等飲一次收伍角。后來大師知道了這件事,進行了嚴厲批評,這才取消了收費,群眾得以自由飲用。

       還有一個與水有關的故事。大師到查理寺后,發現該寺僧人瘸腿的不少。細問之下,原來是飲用山林中流水的緣故。1950年,大師親自設計,用竹筒將山上的泉水引下來飲用,從此以后,查理寺持棍跛行的喇嘛大減。

       傳奇之五:貢唐手印。在甘肅省夏河縣甘加草原上,有一白石崖洞,相傳是密宗行者修行的地方。有一次大師為祈求草原人丁興旺,到山洞念經祈禱。當他離去后,人們發現大師的手按過的白石上,留下了清晰的手印。筆者1994年7月專程赴拉卜楞寺參加大師第十次時輪大講經時,曾與美國李玉玲小姐等眾多大師的敬仰者前往甘加草原朝拜白石崖洞。我們的汽車在無路的草原上顛簸了幾個小時,來到一處地勢突兀的草山坡上,但見高處是兩座險峻的石山,石峰夾峙的峽谷里松林茂密,一股洶涌的溪流從谷里潺潺流下山去。我們棄車步行,沿著溪流走向谷口,然后順一條羊腸小道爬向敞開在左邊石峰半腰的白石崖洞。洞口很大,里面供奉著佛龕,有不少泥塑佛像。在洞壁右側的地方,傾斜一塊巨石,上面顯出清晰的手掌印,五指指痕分明。大家紛紛照像留念,并把自己的手放在手印上親自感受一下。在這個海拔4000米左右,人跡罕至的石洞里,大家親眼看到了大師當年念經時無意間留下的手印,無不稱奇感嘆。

       傳奇之六:牛首護法神鼻中流血。1958年3月,大師在查理寺為一萬多名僧俗信眾傳授時輪大講經(第六次)后,來到附近一座叫“尕爾欽寺”的小寺,寺中有一幅繪著牛首護法神的唐卡畫(藏族一種用布或紙、羊皮、絲綢做底,彩綢鑲邊裝裱而成的卷軸畫,內容包羅萬象:佛像、人物、說法圖、佛經故事、生活習俗等)。在大師念經時,有人看見畫上護法神的鼻孔中,突然流出鮮紅的血來。由于燈光暗,起初看不太真切,等點了汽燈細看,發現血滴如桃形,似乎還有細血絲相連。人們驚異不已,有人還拍下了照片。當時目睹此景的阿克•特布丹大管家回憶說:“大師念了三天三夜經,血沒有止住,流得更大了,那正是大師遭厄運之前,至今血印還能看見”。

       傳奇之七:丹達林奇遇。在距今四川省紅原縣城兩三公里的地方,貢唐大師有一處馬場,一九五三年二三月間,大師來看馬時,在河邊的林中休息,因天氣很冷,便自己動手修了一間簡陋的房子。正考慮起什么名字時,來了一個討飯的,送給活佛一塊刻了六字真言的石頭,問其叫什么名字,討飯的回答:“丹巴丹吉”(藏語意為發展宗教的意思),說完便走了。大師心想:這附近又沒有人家,卻突然來了一個討飯的,而且說出這樣一個寓意非常的名字,很是奇怪,遂把他所建的房子命名為“丹達林”。并在丹達林一直靜修到1954年嘉木樣大師派代表來敦請他出任拉卜楞寺總法臺。

       “六字真言”(或稱六字箴言),這是藏傳佛教最著名的祈禱語,音譯為“  嘛呢叭咪哞”,千百年來被視為佛教秘密之蓮花部的“根本真言”。“  ”,表示“佛部心”,謂念此字時,自己的身體要應于佛身,口要應于佛口,意要應于佛意,身、口、意于佛成一體,才能獲得成就;“嘛呢”,梵文意為“如意寶”,表示“寶部心”,據說此寶來自龍王腦中,若得此寶珠,入海能無寶不聚,上山能無珍不得,故又名“聚寶”;“叭咪”,梵文意為“蓮花”,表示“蓮花部心”,以此比喻法性如蓮花一樣純潔無暇;“哞”,表示“金剛部心”,祈愿成就的意思,意即必須依賴佛的力量,才能得到“正覺”,成就一切,普渡眾生,最后達到成佛的愿望。通俗意譯豐富多采:或譯“好哇!蓮花湖的珍寶!”或“愿我功德圓滿,與佛融合”?;?ldquo;法、報、應三身,如意寶珠,蓮花成就”等等。

       短短一個音節,竟蘊含了如此深厚的內容,把古往今來人類生活的生生死死、苦辣酸甜、理想和愿望囊括其中,難怪世世代代生活在雪域的藏族同胞,生生不息地默念吟誦,永不覺枯燥,永不感乏味。在藏族地區,“六字真言”隨處可見,充耳可聞,印在經幡上,刻在經版上,藏在轉經筒里,念誦在信民口中,心里•• 

       傳奇之八:凈水碗生出蓮花。1991年貢唐大師在拉卜楞寺舉行法會,即將結束時,供在大師面前的凈水碗中,忽然生出一朵小小的蓮花,參加法會的僧侶們爭相目睹,還把生出蓮花的水碗捧給了嘉木樣大師。之后,碧藍的天空還現出五彩祥云。人們奔走相告:蓮花祥云是昭示法會圓滿成功。

       傳奇之九:巨石中蹦出青蛙。1984年,貢唐大師到甘肅省瑪曲縣尼瑪鄉,攀上草原遠處的一座石山,當看到山腰一塊低洼的、避風向陽的地方時,順口說道:在這兒修幾座房子講經的話,很好,只可惜中間這塊大石頭不好搬掉。大師走后,當地的信民自發為大師在半山腰修房子。當用炸藥炸開那塊一米多高、二米見方的石頭后,中間突然蹦出一只活生生的大青蛙。篤信神靈的群眾嘆為奇兆,將這只在見不到陽光、吃不到食物的巨石中不知生活了多少年的青蛙視為神物,正準備供奉起來時,轉眼間青蛙便不見了蹤影。

      傳奇之十:黃河現彩虹。滔滔黃河從青海高原進入甘肅境內后,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的草原上形成了蔚為壯觀的“黃河第一曲”(曲即彎),由此蜿蜒北上。1988年6月,貢唐大師在盛況空前的阿萬倉大講經結束后到瑪曲縣休息了兩天。一天早上,大師對隨從和縣上的官員說:今天下午黃河上有彩虹出現,我們就以彩虹為背景照張像吧。大家看看天空,萬里無云,湛藍如洗,看不出要下雨的跡象。有的人嘴里不說,心里卻不大相信。當下午太陽西斜時,天空突然濃云密布,陣雨傾盆而下,不一會雨過天晴,寬闊的黃河上空,現出一彎斑斕的彩虹。人們歡呼雀躍,莫不敬佩大師的先見之明。

       傳奇之十一:大昭寺奇遇。1985年10月,貢唐大師為修復拉卜楞寺大經堂,率領代表團赴西藏考察佛殿建筑。大師在拉薩朝禮了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及大昭寺等各黃教圣跡,同時廣為布施,并在甘丹寺講經傳法,其間出現多種奇兆。大師去大昭寺時,在門口一位藏族老太婆獻給大師一個白海螺,而當年一世貢唐根敦彭措在拉薩送一世嘉木樣回夏河故里興建拉卜楞寺時,送的也是個象征法音的白海螺,以后佛法果然傳遍安多藏區。三世貢唐丹貝仲美曾在大昭寺文殊菩薩壁畫前獻哈達時,那哈達便奇跡般沾在壁畫上文殊菩薩的胸前。兩百年后,六世貢唐大師再次來到這幅文殊菩薩壁畫前,他獻的哈達同樣沾在了壁畫上文殊菩薩的胸前,開始怎么也掉不下來,后來群眾在大師的哈達上拋掛的多了,那哈達便掉了下來。當時目睹了此景的朝佛信民紛紛說:文殊菩薩接受了貢唐大活佛的哈達。        

      上述傳奇,舉不勝舉,廣泛流傳于草原上。這些奇事,在傳揚過程中又被敬仰大師高行大德的信民們,自然而然地賦予了神秘的色彩。這些故事無一不是貢唐大師在群眾中崇高威望的真實反映。令人敬佩的是,大師虛懷若谷,從不以這些神奇之事炫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