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布達拉宮腳下古老的“雪堆白”,是自明代起便代表著西藏地區手工藝最高水平的官辦機構。

       歷史過程

       在今日的西藏博物館里,件件標有“雪堆白制造”的藝術品依然展現著昔日的輝煌。

       據歷史文獻記載,早在五世DL執政時期,為了解決修繕和塑造大昭寺、布達拉宮等殿堂和佛像所需的技術人員等問題,將以“惹瑪崗”地方的銅匠大師傅公夏為首的一部分手工業者集中起來,成立了一個組織,命名為“堆白”,意思是“能興建一切享受物品者”,將其廠址設在布達拉宮下的“雪”區(即拉薩布達拉宮腳下的一片地方,在其城墻外西側的廣場邊上,有一座端端正正、四四方方的兩層院落),并給予特殊的待遇,這就是雪堆白的初始。

       據說,五世DL時期,整個布達拉宮及其內部的裝飾體現了當時西藏的手工業者,特別是金銀匠和土木匠人的工藝水平。在整個建筑過程中,不僅藏地能工巧匠濟濟一堂,還聘請尼泊爾的匠人和內地工匠。這種橫向的交流合作,給西藏手工業注入了活力,開拓了眼界,豐富了自身。這個時期,在拉薩召開過一次全藏手工業產品展評會,當時,江孜的卡墊、山南姐德秀的圍裙、郎杰秀的氆氌、墨竹工卡的陶器、拉薩的縫紉制品、昌都的唐卡、衛藏地區的金銀銅鐵器均被評為優質產品,而且這種認同一直保持至今。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1.jpg現代江孜卡墊生產

       雪堆白還是西藏地方政府的官辦工廠,這里的工匠們每年要制造大量布達拉宮和西藏地方政府各大機構所需的金銀銅鐵工藝品——大到廟宇金頂,小到文房用具,宗教供品佛像、佛塔,世俗用具茶蓋、茶托等。300多年來,他們制作的精品有布達拉宮金光燦燦的金頂,布達拉宮歷代達賴喇嘛的靈塔,羅布林卡裝飾典雅的諸多宮殿,以及數不清的宗教和生活用品等。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2.jpg      曼陀羅是藏傳佛教用以象征宇宙結構的法器。這件曼陀羅是五世DL于清朝順治九年(1652)送給順治皇帝的禮物,高14.8厘米,直徑32.4厘米,通體鍍金,并以綠松石鑲嵌,極為珍貴,由此可見清朝與西藏在政治宗教上的密切聯系。臺北故宮博物館藏。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3.jpg布達拉宮壁畫《清代河運圖》

       牛皮船是吐蕃時期以來西藏地區的水上主要交通工具。這種船用堅韌木料做支骨,外蒙由數張牛皮縫合的“船殼”,小的可以乘三、五人,大的能乘十多人,并可載貨,由一個船夫劃船兼掌舵。牛皮船下水浸泡后比較濕軟,不怕河中礁石撞擊,且自重小,不管河道深淺,都可以劃行。

       一位著名的建筑師曾經說過,獨特的西藏建筑將建筑技術和繪畫、雕塑、工藝美術等融為一體,從建筑外觀看,鎏金銅瓦頂及屋頂上的法輪、寶幢、八寶等飾物帶來了外觀上金碧輝煌的效果;從內部看,雕梁畫柱、滿壁彩繪,以及大量雕像的相互輝映,也整體地構成了一個富麗堂皇的世界。而雪堆白正是這樣一個各種工匠匯聚一起的“富麗堂皇的世界”。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4.jpg布達拉宮金頂

       人員配備

       從藏式建筑的實際需要出發,當時的雪堆白就是各工種俱全的“大公司”。在其編制內有27名銅匠和26名鏨花工匠,他們分別是從前后藏兩地殷實富戶的政府差民中征調來的;12名鑄工、6名泥塑工和3名畫匠,他們是從山南地區涅覺熱、拉加里等地屬民中征來的;3名雕刻匠,是從塔布地區的殷實富戶中征調的;6名鉆石鑲嵌工和6名鐵匠,是從前后藏兩地有名的工匠中征調來的;2名木匠是從拉薩石木工會中挑選的技術高超者;另外從專管達賴喇嘛臨時物資收支的機構徹德勒空轄區——羊卓白帝卡征調8名婦女充任助手,她們主要是擦拭銅器,鍍銀,在鍍金物品上拋光,還給銅匠、鑲嵌工等工種充當助手。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5.jpg西藏老一代手工藝人舊照

       現在看來,雪堆白不僅是生產單位,它還有一定的管理職能。按照堆白勒空的條例規定,拉薩地區的各個寺院、貴族、商人等,誰要新制作或修繕佛像、法器、生活用具等,都要事先向堆白勒空呈送申請報告,得到批準后方可進行;堆白勒空有權征調他們所需的各類工匠差役,以前藏、后藏、康區為主:前藏、后藏和康區新建或者維修寺廟時,堆白勒空只派一名大師傅主持,其他人員則由各工種自己選派負責人,至于普通工匠如有條件,可按需要從當地工匠中征召。

       特殊法權

       由于修建布達拉宮有功,地方政府予其一定的特殊法權。在五世DL親賜的永久鐵卷中規定,堆白勒空可設監獄,可備馬鞭、手銬、連頭長枷等全部刑具;其所屬人員在前藏、后藏以及康區若發生殺人等事件,當地只能將犯法者逮捕送交堆白勒空審處,而無權責打或自行判決。但是,(堆白勒空)沒有判處死刑的權力。

       做工要求

       雪堆白在工藝方面力求精致、典雅,作品布局嚴謹,刀工細膩、線條流暢,并在保持整體傳統風格的基礎上有創新。長期的藝術實踐形成了獨特的雪堆白藝術風格,也代表了西藏近、現代傳統工藝的最高水準。如今珍藏在布達拉宮、羅布林卡的不少珍貴歷史文物如布達拉的鎏金強巴佛銅像就是其中之一,受到了很好的保護。這正像一位工藝品收藏家所說:“用黃金美化裝飾寺廟樓閣不是西藏的發明,但把這種風尚完美地繼承下來,并推上歷史的頂峰,在今天日益豐富和富裕的物質世界里仍放射璀璨奪目的光彩,贏得世界性喝彩的只有西藏?!?/p>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6.jpg清乾隆時期(公元1736-1795年)

通高354,佛高178厘米。

收藏單位:布達拉宮管理處

       強巴佛即彌勒佛,因為將來繼釋迦牟尼而成佛,故現在示現的是菩薩形。頭戴的五葉冠上鑲嵌綠松石和珠寶,身披天衣,胸前飾華麗的瓔珞。雙手呈轉法輪印,兩只手中各向兩旁引出一枝蓮枝,蓮枝上分別置寶瓶和法輪。

       善跏跌坐于束腰須彌座上,腳踩蓮臺,座上有雙獅等圖案。造像有裝飾繁縟的桃形頭光和舟形身光,身光頂端浮雕金翅鳥。整個造像氣度雍容華貴,雕飾精美的絕倫,充分表現了彌勒佛所具有的慈悲,大度、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等特征,體現了藏民族對佛教文化的深刻理解和造像藝術的高超技藝及獨特的風格,是18世紀中葉拉薩“雪堆白”作坊制作的佛教造像中的杰出代表。

       對藏族傳統建筑藝術素有研究的藏族作家次多先生認為,體現雪堆白工藝近現代水平的作品應該不少,而集中體現其水平的是羅布林卡內的達丹明久頗章(宮殿)。

雪堆白:古老西藏手工藝術成就的最高標志7.jpg羅布林卡內的達丹明久頗章

       羅布林卡林園是歷代達賴喇嘛夏宮所在地,始建于第七世達賴喇嘛時期,經過200多年的擴建形成今天的規模。林園內的一座座宮殿,表現了各個時期的建筑思想和審美觀念,體現了各個時期的建筑藝術水準,而最年輕的宮殿——達丹明久頗章的建筑風格,恰恰體現了20世紀50年代的建筑思想和審美追求,而且它可以稱為是雪堆白的最集中、最獨立,也是最后的建筑杰作。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雪堆白涌現出許許多多名震全藏的建筑工藝大師,被稱之為“烏欽”,藏語口語中尊稱他們為“欽莫啦”,意思是技藝精湛的大師傅。他們是雪域工藝美術寶冠上的明珠,在西藏文化的星空中奕奕生輝。據不完全統計,雪堆白歷史上曾出現過上百個技藝高超的“烏欽”和“烏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