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3日是藏歷水虎新年,看到有關藏族群眾載歌載舞歡度新年的各種新聞報道,我不由得想起30多年來,數次所采訪的那曲賽馬會。

  八月的藏北草原花紅草綠,生機勃勃。每年8月中旬,位于藏北草原的那曲地區(現為那曲市)都要在那曲鎮舉行盛大的跑馬比賽,人稱“賽馬會”。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1.jpg       這是在藏北首府那曲鎮賽馬會上,臨時搭建起的各式帳篷(唐召明1987年攝)

  賽馬會之前,方圓幾百公里的牧民們紛紛帶著帳篷,身著艷麗的民族服裝,佩戴齊各自最值得炫耀的飾物,在花海似的草原上一路踏歌而來。瞬間,這里搭起千百頂五顏六色的帳篷,興建起繁華的商業街,天空飄舞著成百上千個色彩鮮艷的氣球,歡快的歌舞聲通宵達旦地響起,一座熱鬧、美麗和充滿生機的帳篷城呈現在人們眼前。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2.jpg       這是在藏北首府那曲鎮賽馬會上,牧民群眾正在跳大型“鍋莊”舞(唐召明2013年8月10日攝)

  1987年是我第一次采訪那曲賽馬會。那次賽馬會上的各項活動,給我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記憶。成百上千的牧民圍成一個個圓圈,一次次忘情地演跳豪放而浪漫的“鍋莊”舞,使我在視覺上得到無盡享受,永遠難以忘記。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3.jpg       這是在藏北首府那曲鎮賽馬會上,牧民群眾所跳的大型“鍋莊”舞(唐召明2013年8月10日攝)

  當熱烈而奔放的音樂響起時,身著各色艷麗服飾的男女牧民開始跳起成百上千人的“鍋莊”舞。他們個個雙臂高舉,水袖翩翩,紅的、粉的、綠的、藍的、黃的……各色各樣的色彩在熱情洋溢地扭動著、跳躍著。

  在藏北民間,有歌必有舞,有舞必有歌。我在現場看到,舞蹈開始,男女各排半圓拉手成圈,一邊跳舞,一邊唱歌。有一人領頭,分男女一問一答,反復對唱。整個舞蹈由先慢后快的兩段舞組成,舞者手臂以撩、甩、晃為主變換舞姿,隊形按順時針行進,圓圈有大有小,偶爾變換“龍擺尾”圖案。整場演出,曲調深沉,歌聲嘹亮,舞步豪放粗獷而又有度。男子的動作激烈奔放,鏗鏘有力,俯仰翻轉,令人眼花繚亂;女子的動作小而含蓄,有時腰肢隨著歌曲的旋律輕輕擺動,達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他們還極為注重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于演出中。伴隨著歡快的舞步,我聽到他們唱到:“站在雪山極目望,草原碧波在蕩漾,牦牛馱著白云跑,歡樂羊群趕太陽。天翻地覆草原變呦,和諧家園天地吉祥,天地吉祥……”

  這種以浩瀚藍天當幕,以茫茫草原為舞臺的情景,頓時使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歌舞的海洋”。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4.jpg       這是在藏北首府那曲鎮賽馬會上,僧人跳起的寺廟“鍋莊”舞(唐召明1987年攝)

  鍋莊,藏語為“圓圈舞”。就舞蹈風格來講,鍋莊可以分為大鍋莊和小鍋莊。大鍋莊屬禮儀性舞類,多在大型集會上跳;小鍋莊為娛樂性舞類,不拘場地,隨時隨地可跳。就西藏境內地域來分,鍋莊可以分為農區鍋莊,牧區鍋莊和寺廟鍋莊,藏北草原上的鍋莊舞屬于牧區鍋莊。

  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鍋莊舞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5.jpg       這是青藏公路線上的唐古拉山道班小學師生,在課間活動中跳起“鍋莊”舞(唐召明1990年攝)

  西藏民間歌舞五光十色,風格迥異,種類繁多。農牧民群眾自豪地說,“天上有多少星星,我們就有多少調。我們做什么事,就有什么事的歌,什么事的舞?!?/p>

  在西藏,很多時候和很多場合,已實現了勞動和歌舞的完美結合,幾乎可以說,哪里有人勞動,哪里就會傳出歡快的歌舞聲。例如,藏北牧人放牧有牧歌,剪毛有剪毛歌,馱鹽有馱鹽歌,接羔育幼、拴牛騎馬,都有其獨特的歌曲。唱歌跳舞,已遠遠超出了表演概念,成了廣泛性的群眾自我娛樂休閑活動。故有“有腳能走路就會跳舞,有嘴能說話就會唱歌”之說。在這里,人人都是歌者舞者,四處可聽到歌聲舞聲。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6.jpg  這是那曲地區雙湖特別區(現那曲市雙湖縣)牧民群眾在“撤區建縣”慶祝大會活動中,圍著篝火跳起歡樂的“鍋莊”舞(唐召明2013年攝)

  此外,西藏還有對歌、酒歌和夜晚圍著篝火唱歌跳舞等方式。

  對歌,藏語叫“次加”,意為“歌的爭斗”。這種娛樂形式在西藏城鄉非常普遍,男女老幼都樂意參加。勞動、休息或集會時對唱;走路時,前一撥和后一撥對唱;過節的時候,這個村與那個村對唱,男人們和女人們對唱。

  酒歌,即喝酒要有歌相伴。邀客人到家里喝酒時,家里要有兩位婦女接待,一人斟酒,一人唱飲酒歌。飲酒歌唱過后,客人仍不飲酒,便被認為是無理。有一首酒歌,講飲酒的規矩:美酒不要催快喝快喝,飲酒跟毛驢飲水不一樣;酒歌不能催快唱快唱,唱歌跟射箭比賽不一樣;舞蹈不要催快跳快跳,跳舞跟鐵匠打鐵不一樣。

  據藏文史料記載,早在公元3世紀西藏各地歌舞盛行之前的年代,藏族群眾就有圍繞篝火歡歌跳舞的習俗。這些旋轉不息的歌舞,陪伴著藏民族走過無數個世紀的時光,傳承發展直至今日。人們在勞動歸來的夜晚,常常匯聚到草地、平壩及庭院,燃起一堆堆篝火,然后圍著篝火唱歌跳舞,有時甚至連續幾個夜晚載歌載舞,甚是熱鬧。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7.jpg       這是在那曲地區文部辦事處(現那曲市尼瑪縣)賽馬會上,牧民群眾在跳“鍋莊舞”(唐召明1987年攝)

  1987年盛夏,我參加了那曲地區文部辦事處文部區當瓊鄉(現那曲市尼瑪縣文部鄉北村)的歌舞晚會。這里,前臨秀美幽靜、清澈見底的當瓊錯,背靠身著銀裝的雪峰。

  記得那天晚上,一個攝制組想在這里拍攝幾個牧民跳“鍋莊”的場面鏡頭。消息傳開,小小的鄉村沸騰了。黃昏時分,全村幾十戶的老人都換上了節日的盛裝,在湖邊點上幾堆篝火,幾十個人以及上百個人圍成一圈,唱呀跳呀,當瓊錯湖畔變成了歌舞的海洋。

  這是牧民無拘無束的歌舞晚會。興高采烈的牧民們手拉手,跳起舞蹈。男女分成兩組,歌聲此起彼伏,相互呼應,一人領頭,眾人以詞而合。隨著歌聲,時而漫步擺動,姿態逍遙灑脫,時而踢踏成舞,剛健豪放,粗獷有力。中間伴著“嘿!嘿!嘿!嘿!”的呼號,高潮迭起。置身于這種熱烈的氣氛中,沒有不陶醉的。

  跳累了,便圍在篝火旁邊,烤著干牛肉,喝起青稞酒。休息一會兒之后,又一次翩翩起舞,如此反復再三,直到天亮。有的人跳得實在太累了,就隨便倒在草地上打起呼嚕來。

  在藏北草原,以游牧為主,牧民性情豁達,以前草原交通不便,難得像內地人一樣,到集市聽曲看戲,他們常常自編自唱,邊歌邊舞,自得其樂。

  歌舞是西藏千家萬戶的“家常便飯”。西藏和平解放前,在西藏三大領主統治的年代,農牧民處于被奴役的地位,過著非人的生活,歌舞是他們自我排憂的手段,也是祈求幸福的寄托。西藏和平解放后,農牧民成了國家的主人,現在的西藏高原向外界敞開了大門,他們的歌舞也更加舒展、奔放了。

  藏北牧民群眾與西藏其他地區群眾一樣,激越的民歌與優美的舞蹈表現出他們豪放的性格和對生活的熱愛。

  乘汽車在藏北草原旅行,時常聽到牧民悠揚的歌聲。

留在心中的歌:藏北,歌舞的海洋8.jpg       在藏北草原采訪,時??吹侥撩褫d歌載舞的情景。遼闊的藏北草原也是歡樂的歌舞海洋。

  歌舞是藏北人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歌舞融進藏北的燦爛文化之中,是藏民族的精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