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1038058990349.jpg攝影:覺果

       摘要:藏族傳統文化中貫穿著大量環境保護思想,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態觀,并內化和形塑著藏民族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對于保護青藏高原的脆弱生態,維持和改善生態環境的建設,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現實意義。隨著青海藏區社會變遷,生態環境面臨著嚴峻的形勢,加快生態文明建設是當前的首要任務。充分發揮和利用藏族傳統文化環境保護思想,對于加快青海藏區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藏族  傳統文化   環境保護  生態文明 

       隨著青海藏區社會的快速變遷,社會轉型加快,經濟飛速發展,資源開發力度加大,社會流動速度加快,加之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青海藏區面臨著嚴峻的環境威脅和挑戰。如何加強青海藏區生態安全屏障的建設,推動區域可持續發展,構建生態文明,是民族地區各級政府和當地人民面臨的重要議題。在藏民族傳統文化背景下,充分認識和發揮其對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的思想,對構建民族地區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一、藏族傳統文化中的環境保護思想 

       環境對于民族風俗習慣和心理的形成有重要影響。藏民族是生活在青海藏區的主體民族,獨特的高原地理環境和生態特征,塑造了獨具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的藏族傳統文化。在對青海藏區脆弱的高原生態環境的適應與利用過程中,藏民族調整著自身的生存觀念和生存方式,追求自身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形成了獨特的藏族傳統環境保護思想,在藏民族繁衍生息幾千年的歷史進程中,保護了脆弱的高原環境,維持了高原生態系統的平衡,實現了可持續發展,塑造了生態良好、人與自然和諧的生態環境。 

        (一)苯教中的環境保護思想

       苯教崇尚“萬物有靈”,自然現象被賦予生命和超人的魔力,以鬼神崇拜為主要特色,用物質性的貢品的獻祭換取神靈的保佑和恩賜。對自然的畏懼和崇拜,形塑著人們的價值觀念、風俗習慣和行為方式。至今,苯教的思想仍然在藏民族內盛行,比較典型的是神山、圣湖崇拜和各種祭祀活動,自藏民族形成意識即流傳至今。藏民族將山和湖視為自己的主宰、父母和伙伴,受到族群的尊崇,也成為藏民族和自然和諧相處的重要內容和方式。神山圣湖受到藏民族崇拜和保護,不輕易捕殺神山上的動物,不砍伐神山上的植物,不捕撈圣湖里的魚類,不亂仍雜物和廢棄物。從某種角度看,藏民族將神山和圣湖建成一個個自然保護區,保護了高原的自然環境,維持當地的生態平衡。神山、圣湖不僅是藏民族祭祀和膜拜的對象,而且成為宗教信徒朝拜的圣地。藏民族一如既往的保持著對神山圣湖的虔誠和呵護,對于高原生態的構建起到積極的作用。 

       無處不在的神靈,使藏民族不得不保護自然界的動物和植物,珍愛自然界的森林綠地、鮮花草木,甚至是草木的種子。植樹造林、養花種草成為宗教寺院、僧侶和藏族群眾的優良傳統,是環境保護的重要行為體現和優良傳統。正是在苯教“萬物有靈”論的思想的長期教化下,藏民族養成了自覺保護自然、保護生態環境的意識,對于維護生態平衡和可持續發展有重要作用。

       (二)藏傳佛教中的環境保護思想

       藏傳佛教是適應藏區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調適和發展而成的有濃郁地方特色的宗教文化,是藏族傳統文化的主體和核心。為了適應惡劣的自然環境,佛教傳入藏區后對自身教義和儀軌做了調整,貫穿其中的環境保護的思想,對于藏民族認識自然、與自然相處提供了規制與指引。 “六道輪回”是藏傳佛教普及最廣、最深入人心的佛學義理和佛學知識, 使藏民族接受了苦難、悲慘的現世人生境界,追求往生天堂成為藏民族的終極心理。他們珍惜現世生活,熱愛自然,關懷環境,試圖建立人與自然親密無間的關系?!把┯颉奔词侨藗儗ι角?、水秀、雪山潔白的藏區的美稱,蘊含了對此地的贊美與熱愛。這種熱愛和贊美化成人們對自然的崇拜和呵護。藏民族不惜詞句修飾和贊美藏區的雪山、湖泊,高山、大河,正是基于他們對人與自然關系的認識和解讀,并將藏區視作供養、佛、法、僧三寶的圣地。正因如此,藏族人深深眷戀這片土地,并將大自然放在無比重要的地位,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即身成佛”是藏傳佛教信徒的頓悟法門,認為只有通過依法修煉,才能成佛。在這一佛教教義的指導下,藏傳佛教僧侶投入自然懷抱,專心修煉。在修煉過程中,人與自然界實現了和諧統一,也在藏民族中形成了重視自然、回歸自然的人生觀,體現了因地制宜改造自然的文化創造力?!∑斩杀娚遣貍鞣鸾汤^承大乘佛教的教義,倡導利他精神,為眾生服務,塑造了藏民族善良、友好、憐憫、平等的品德,對于人與人之間友好相處,具有重要作用。同時,人與動物的相處,也采取了友好、憐憫、平等的態度,在人與動物之間建立了一種一視同仁的平等觀念和親密關系。在藏區人與動物平等相處、相互依賴,使藏區成為動物種類最多的地區之一。

       (三)禁忌文化中的環境保護思想 

       禁忌,常稱為“塔布”,是一種特殊的民俗現象,是在民族歷史實踐過程中形成的民族心理和文化現象,是民族道德規范和意識形態的重要組成部分。藏民族歷史發展過程中,惡劣的高原地理條件和自然環境始終影響著藏民族的生產和實踐,由于缺乏對自然界的科學認知,藏民族的傳統文化中出現了繁多的禁忌,如宗教、生產、飲食、語言、婚姻等方面都有繁多的禁忌。禁忌滲透到藏民族生產生活的各個領域,左右著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其中一些禁忌,對于保護藏區的生態環境具有積極的一面。 藏民族的禁忌文化,大多是與宗教活動和宗教信仰相關。受原始信仰和苯教“萬物有靈”思想的影響下,人們崇拜自然界各種圣靈,由此產生了許多的自然崇拜禁忌。如,禁忌砍伐神山上的花草樹木,禁忌在神山上打獵、嬉鬧,禁忌在神山上挖掘,禁忌在圣湖中捕撈。遵循這些禁忌,人們會得到幸福和吉祥,否則會觸怒神靈,招來冰雹、蟲災等災難和不幸。藏傳佛教形成后,這種宗教禁忌內容更加精細和清晰,形成了更具條理、更加嚴密的禁忌文化。如禁忌殺生,禁忌出賣、宰殺和觸犯祭祀用的“神畜”,禁忌捕殺飛禽、野獸及蛇、青蛙、魚等,禁忌砍伐森林,禁忌向水中傾倒污穢物,禁忌在河流、湖泊、水源內大小便等等。這些禁忌在藏民族中具有極大的權威性和威懾力,并成為全民族共同的行為準則,客觀上保護了森林、水源和野生動植物,保證了藏區的物種多樣性和生態平衡。

       二、藏族傳統文化對藏族行為的影響 

       社會上占主導地位的文化塑造和規范著人們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了系統的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以宗教文化為主體的傳統文化,塑造著藏民族的風俗習慣和心理特征,規范著人們的行為。貫穿其中的環境保護思想,使藏民族在高原自然地理條件影響下適應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可持續發展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 

       一是形形色色的禁忌文化,塑造了最樸素和最具實效的“環境意識”。藏民族的禁忌文化與藏民族的生存環境直接相關,為如何順應自然、利用自然、保護自然、善待自然,提供了行為規范。藏民族不但尊重一切動物的生命,給予關懷與愛惜,而且給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賦予生命和靈性,加倍的保護和珍惜,這對于保護自然環境、維持生態平衡、調和人與自然的關系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是珍愛生命、關愛環境,保護動植物資源和自然環境成為藏民族普遍遵循的道德規范。藏族傳統文化關于珍愛生命、關愛環境的環境保護思想,在藏民族一代代的傳承發展中,內化為他們最基本的道德規范。人們將不殺生、放生、不濫砍濫伐、不隨意狩獵捕撈等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和規范,甚至是最基本的道德,不輕易去觸犯。自身觸犯是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影響自己修習來生,受到圍的人的譴責和指摘。這對于維護海南州生態平衡、生態多樣性,保護自然環境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三是藏傳傳統文化內化出樂天知足、簡樸節制的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作為全民信教的宗教社會,藏民族不僅重視現世,更加重要是關注來世,現實的修行為了修得更好的來世。因此,人們對物質和財富的追求非常低,只要能維持生存就知足。受自然地理條件的限制,人們的日常生活極為簡單和樸素,沒有過分的物質財富需求,將自己對自然的索取降到最低程度。 

       四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念深深內化進藏民族心理和行為。受傳統文化的影響和教化,藏民族本著一顆慈悲、仁愛之心,將自己與自然界緊密聯系在一起,與自然萬物同生共存,善待自然界中的每一個生命,呵護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不去刻意的開發和改造身處其中的自然環境,而是小心加以利用、順應自然,追求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是藏民族的重要行為準則和價值尺度。

       三、藏族傳統文化對生態文明建設中的作用發揮

       青海藏區地處青藏高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脆弱的高原環境在社會發展和變遷過程中,面臨日益嚴峻的狀況。近年來,草場退化、土地沙化、荒漠化嚴重,森林面積減少,珍惜動植物明顯減少,環境污染問題出現并持續加劇。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是青海藏區各級政府在生態環境惡化情況下做出的必然的、理性的選擇。保護脆弱的生態環境,守住國家的重要生態屏障,已經成為青海藏區各級政府和人民的重要任務。加強生態文明建設,要充分考慮自然條件和人文條件的雙重因素,充分發揮和利用社會文化中的積極因素,特別是傳統文化中的環境保護的積極因素,對于加強藏區生態文明建設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藏族傳統文化中有著眾多的對自然價值的認知,將自然環境視為人類自身存在的重要組成部分,與人類自身的存在和發展息息相關、相生相伴,在充分利用的基礎上要給予更多的呵護和建設,不能過分的索取和破壞,這對于推進青海藏區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的時代價值。

       青海省開展生態文明建設,首要認識和理解人與自然的關系,認清短期效益和可持續發展的關系,從藏族傳統文化中,我們可以找到清晰的答案。藏族的傳統文化給青海藏區加快生態文明建設提供精神動力和群眾支持。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全民參與,因此,在全社會形成整體共識十分必要。藏族傳統文化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是每個藏族群眾的基本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為我們建設大美青海生態文明提供了群眾基礎。同時,建設生態藏區,是每個藏族群眾和其他各界群眾的共同心愿。 生態文明建設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傳統文化中沉淀的歷史經驗和文化支撐具有不可替代的找那個要價值。充分發覺藏區傳統文化中的地方智慧與民族經驗,對于保護藏區生態環境,建設生態文明,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建設三江源生態圈,以三江源自然保護區建設為重點,通過綜合治理措施,保護濕地生態系統、高寒生態系統和野生動植物,為“中華水塔”提供強有力地生態保障。建設青海湖流域生態圈,以青海湖流域及周邊地區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工程、自然保護區建設為重點,通過環湖流域生態綜合治理措施,恢復環湖流域林草植被,治理風沙,防止荒漠化,穩定并逐步增加環湖河流入湖流量。建設貴德景區生態圈,以城鄉綠化造林、農田綠網覆蓋、黃河沿岸濕地公園建設、黃河支流河道園林建設、街道庭園綠化美化建設為重點,打造別具特色的田園風光型文旅名城。有效地治理水土流失,確保地質穩定、人居安全,為高原旅游和特色產業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立足當下,著眼未來,統籌協調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在建設青海生態文明過程中,堅持保護生態環境、調整產業結構和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相結合,需出臺建設國家循環經濟發展先行區行動方案,積極構建以資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環利用為特征的循環型工業體系、農業體系和服務業體系,發展物流、資金流、產品鏈緊密結合的循環經濟聯合體,既能提高青海地區的現代經濟競爭力,又避免走傳統經濟發展方式導致生態環境惡化的老路。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是我省在生態環境惡化情況下做出的必然的、理性的選擇。保護脆弱的生態環境,守住國家的重要生態屏障,已經成為青海藏區各級政府和人民的重要任務。加強生態文明建設,要充分考慮自然條件和人文條件的雙重因素,充分發揮和利用社會文化中的積極因素,特別是傳統文化中的環境保護的積極因素,對于加強青海藏區的生態文明建設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藏族的傳統文化給青海藏區加快生態文明建設提供精神動力和群眾支持。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全員參與,因此,在全社會形成整體共識十分必要。藏族傳統文化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是每個藏族群眾的基本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為我省藏區建設生態文明提供了群眾基礎。同時,是每個藏族群眾和其他各界群眾的共同心愿,堅持以建設生態文明現行區為引領,來從事生態文明建設,這是青海建設生態文明的指導思想。青海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發展實踐中,逐步認識到青海的生態文明建設不僅關系到青海自身的發展,還關系著全國的可持續發展和中華民族的長遠發展,乃至全球的生態安全。這種緊迫感、危機感和民族憂患意識,對解決我國現階段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透支未來”現象,有著重要的現實指導作用和深遠的戰略意義。青海生態文明建設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傳統文化中沉淀的歷史經驗和文化支撐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充分發覺青海藏區傳統理念中的地方智慧與民族經驗,對于保護青海藏區生態環境,建設生態文明,具有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總之,黨的十八大報告中也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長遠大計,貫徹落實十八大精神,青海要堅定不移地走綠色崛起發展道路,強化全民生態自覺,加快全國生態文明示范區建設步伐,努力建設大美青海。

        參考文獻 :

       [1] 南文淵.藏族生態倫理[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 

       [2] 尕藏加.藏區宗教文化生態[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 

       [3] 吳迪.藏族傳統生態倫理思想及其現實意義[D].西北民族大學, 2010. 

       [4] 張翠葉.藏民族傳統文化生態觀的形成研究[J].林業調查規劃,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