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洛遺址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1.jpg四川稻城皮洛遺址全景。 新華社發

     皮洛遺址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縣,這里平均海拔超過3750米,是一處時空位置特殊、規模宏大、地層保存完好、文化序列清楚、遺物遺跡豐富、技術特色鮮明、多種文化因素疊加的罕見的超大型舊石器時代曠野遺址,被譽為“具有世界性重大學術意義的考古新發現”。

  皮洛遺址發現近萬件石制品和用火遺跡,首次建立了中國西南地區具有標志性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序列;遺址發現的手斧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術遺存,也是目前東亞地區形態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術最成熟、組合最完備的阿舍利組合,為研究舊石器時代東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關鍵證據;遺址連續的地層堆積、完好的埋藏條件和清楚的石器技術演變序列,展現了早期人類征服高海拔極端環境的能力、方式和歷史進程,為研究人類擴散、適應高海拔環境提供了重要信息。

  3月31日,“202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結果正式揭曉,來自四川的考古“雙子星”——廣漢三星堆遺址祭祀區和稻城皮洛遺址雙雙入選。

  “皮洛遺址的發現可以說是必然中的偶然?!彼拇ㄊ∥奈锟脊叛芯吭嚎脊叛芯克彼L、皮洛遺址考古項目執行領隊鄭喆軒如此說道。

皮洛遺址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2.jpg皮洛遺址一個發掘出的探坑。 新華社發

  手斧揭秘青藏高原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存

  鄭喆軒是2014年入川工作的,這期間,他除了配合基建考古外,也摸索舊石器考古。在入川工作前五年,他的足跡就遍布巴蜀大地,可唯獨未曾踏足川西高原所屬的青藏高原,不過這片區域獨特的地形地貌、純粹的民族風情、零星久遠而模糊的舊石器線索……一直深深地吸引著他。

  2019年1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周科華在展望新年重點工作任務時提到了川藏鐵路調查,對青藏高原有著無限憧憬和敬畏的鄭喆軒第一時間主動請纓,提出基建和舊石器時代摸底調查相結合的工作思路,并獲得研究院支持?!爸饕浅醪矫€底,看看那里的地形地貌,有沒有適合早期人類活動的區域和環境?!编崋窜幷f。

  2019年3月,在冰雪未消之時,鄭喆軒帶隊奔赴甘孜州康定市?!半m然前期我們通過衛星地圖已對川西高原區域地形有所預期,但翻過折多山后,寬廣的河谷,綿延的階地,深厚的第四紀黃土還是深深地觸動了我們?!编崋窜幓貞?,川藏鐵路紅線剛好跨過山下的二級階地,照既往經驗,這里即使沒有舊石器遺存,也會有新石器之后的文化遺存發現。

  翻過折多山,鄭喆軒一行人便對沿途展開拉網式調查和勘探,但起初調查結果并不樂觀,整整10天,一無所獲?!斑@里難道是一片歷史荒漠嗎?”隨著調查的推進,初始的熱情逐漸被強烈的挫敗感所替代。然而,他們并未被挫敗感所擊倒,反而是相互鼓勵,不斷總結經驗、調整思路。

  功夫不負有心人,3月31日,在沿著國道318向雅江方向行進過程中,鄭喆軒在新都橋鎮東俄洛村遠遠看到了前凸的兩河交匯處有一非常典型的三級階地,爬上階地調查,終于發現了一件舊石器時代非常有代表性的工具——手斧。

  剛發現手斧時,鄭喆軒是有點自我懷疑的?!拔疫B忙呼叫不遠處的師兄陳宥成,結果他也遲疑了一下,但很快我們就從彼此眼神中看到了喜悅和確信的光?!编崋窜幷f,“這個發現仿佛撥云見日,一下子就晴空萬里了?!?/p>

皮洛遺址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3.jpg       皮洛遺址發現的部分石器(合成圖片)。新華社發(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在稻城海拔3750米處發現皮洛遺址

  2021年9月27日,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進展工作會,宣布在四川稻城發現一處面積約100萬平方米的舊石器遺址——皮洛遺址,這一重大考古成果立即受到社會各界關注。

  “皮洛遺址的發現可以說是必然中的偶然?!编崋窜幷f,2019年4月中旬,他們在稻城有過一次短暫的最為基礎的地貌勘察,當時在距皮洛遺址不足1千米的高坡上駐足過。由于已是下午4點,必須趕往理塘縣住宿并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所以發現皮洛遺址的時間推遲了?!半m然沒實地前往,但皮洛的種子已深深埋在了我心里,其后的一年中更是偶有回想?!?/p>

  在2020年4月到5月的調查規劃中,鄭喆軒將稻城作為當季調查的重點。他回憶道,2020年5月11日,當考古人員爬上稻城縣七家平洛村后的三級階地就驚喜發現,那些裸露在地表以及階地前緣和沖溝兩側的土壤剝蝕區域的“石頭”盡管部分風化嚴重,但依然能清晰地看出其中有許多經古人類打制過的石器。

  “當時初登皮洛,第一反應就是,好大好平的一片階地”,鄭喆軒說,它南北長約2千米,東西寬約0.5千米,哪怕沒有石器發現,考古團隊也要2—3天的時間才能完成調查。幸運的是,他們當天就發現了少量的石核、石片。

  在皮洛遺址上,第一件典型的手斧是在5月12日發現的,很快又發現了第二件、第三件……當時,鄭喆軒便預感到這個遺址“不對勁”。5月14日,非常震撼的場景出現了:一個區域的地表,暴露出來的石器俯拾皆是,光手斧都采集了差不多20件。鄭喆軒清晰地記得,當日上午天朗氣清,午后卻是漫天烏云,不久更是刮風下雨,接著黃豆大的冰雹劈頭蓋臉地砸下來?!罢G闆r下,看到天色明顯有問題,我們會很快下山避雨,但當時整個團隊都陷入一種興奮的狀態,寧愿一邊被冰雹砸得皺眉頭,一邊卻憨笑著彎腰撿‘石頭’,誰也不愿收工。直到所有人的防雨衣褲都濕透,才哆哆嗦嗦地跑下山?!?/p>

  雖然皮洛遺址處于平均海拔3750米的高處,但鄭喆軒認為,在稻城這片區域,它絕對是古人類最理想的棲息之地,因為這里地形平坦開闊,三面環水,一面靠山,動植物資源比較豐富。

皮洛遺址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4.jpg       考古人員在皮洛遺址現場進行古DNA樣品提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基礎發掘人員平均年齡不足28歲

  在國家文物局指導下,2021年4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對皮洛遺址開展了主動發掘,直到當年的11月末才撤下高原。在此期間,鄭喆軒和團隊始終保持“攻堅”狀態,特別能戰斗。

  很難想象,這支特別能戰斗的團隊,基礎發掘人員的平均年齡竟然不足28歲。隊伍中,有沒有既往田野考古經驗的實習生縱迎,有剛接觸舊石器考古的技工王道寬,也有僅有舊石器考古調查經歷的技工柳江、秦建紅……整個團隊,更是沒有一人有在高原連續工作2個月以上的經驗。然而,這個“啥都缺”的年輕團隊,卻不缺堅韌專注和熱情。在皮洛遺址長達7個月的發掘中,他們每天都處在興奮中。

皮洛遺址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5.jpg       考古人員在皮洛遺址發掘現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不用翻開日記,鄭喆軒也能對皮洛遺址每一階段的發掘工作娓娓道來?!半m然2020年5月皮洛遺址發現及10月初步勘探時都有較好的預期,但未正式發掘之前,一切都還是霧里看花?!编崋窜幷f,所幸前面長期系統的基礎工作沒白費,第一輪兩個10平方米的發掘區就在草皮下的②層發現了典型的石器,明確了第一個文化層,第三天就在③層發現了第一件手斧,后來更是明確④層、⑤層直到⑧層都有早期人類活動。

  “哪怕是現在,作為發掘者,我都覺得挺不可思議?!编崋窜幷f,“因為皮洛遺址無論從規模、地層、遺物、年代等諸多方面都有很多超乎想象的地方,就像一部精彩的長篇偵探小說,每一章甚至每一句都扣人心弦,讓我們激動和興奮?!?/p>

  據統計,皮洛遺址共有7個文化層位,共發現近萬件石制品和用火遺跡,并且完整保留、系統展示了“礫石石器組合—阿舍利技術體系—石片石器體系”的舊石器時代文化發展過程,首次建立了中國西南地區具有標志性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序列。其中,遺址發現的手斧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術遺存,也是目前東亞地區形態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術最成熟、組合最完備的阿舍利組合,為研究舊石器時代東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關鍵證據。

  隨著高原工作的不斷深入,鄭喆軒愈發感慨和感動于早期人類的艱辛和偉大?!拔覀冊诂F在先進的生產力水平和良好的后勤保障條件下,面對高原上長期的生活工作,都時常覺得特別辛苦、難熬,更何況10余萬年前的皮洛先民?!编崋窜幈硎?,他們成千上萬次地反復踏上高原,來到皮洛遺址,不斷地適應、學習、總結,不斷地挑戰自我,挑戰自身的極限,這當是鐫刻在人類基因里的開拓精神在起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