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332091826343.jpg攝影:曾曉鴻

       摘要:俄氏世系譜所記俄氏先祖歷史中,多有與吐蕃歷史相關的內容。所述俄氏起源于天的神話傳說,與吐蕃悉補野王室神話相類似。俄氏家族先后兩人出任泥婆羅地區的官員,反映了吐蕃對泥婆羅的經營。俄氏家族成員參與攻占河州之戰役,其中提到了“鳳林”這一重要的古地名。記述俄氏家族成員擔任過的多種官職,如佛教宗師、大貢論等。俄氏世系譜所涉吐蕃的對外戰爭、職官制度、法律制度等,可與其他文獻相印證,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對研究吐蕃歷史有參考價值。

       關鍵詞:俄氏世系譜;吐蕃;職官制度

       吐蕃史研究雖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因資料所限,仍存在諸多疑問或未解之謎。吐蕃分裂以后出現的史書中,除學界熟知的王統、佛教源流類史書內有吐蕃史記述外,一些家族世系譜中亦偶見與吐蕃史相關的資料,但此類文獻的真實性到底如何、研究吐蕃史方面是否有參考價值等問題,似未引起學界之注意。本文就俄氏(r Ngog)世系譜中所見吐蕃史料予以摘錄翻譯,并就其內容略加梳理和考辨,進而揭示其所含史料價值。

       一、俄氏世系譜文獻概述

       百慈藏文古籍研究室所編叢書“先哲遺書”之《俄派師徒文集》第2冊中有兩種俄氏世系譜,即《上師俄巴父子歷代傳記?大寶飾鬘》(Blama r Ngog pa yab sras rim par byong pa'i rnam thar rin po che'i rgyan gyi phrengba bzhugs pa yin no,以下簡稱《大寶飾鬘》)和《尊者瑪爾巴至俄雄巴父子間的上師傳記?寶鬘》(r Je Mar pa nas brgyud r Ngog gzhung pa yab sras kyi bla ma'i rnam thar nor bu'i phreng ba bzhugs so,以下簡稱《寶鬘》)。1編者將《大寶飾鬘》排在了前面(第1~34頁),實則《寶鬘》(第35~68頁)的問世早于前者。

       《寶鬘》后記云:“諸上師圣者之傳記,名寶鬘者,由密咒師貝吉多杰編纂。對此(內容)略加增減后,由俄師二次第瑜伽師菩提釋編寫?!笨芍?,《寶鬘》是以貝吉多杰所編本為基礎,由菩提釋修訂而成?!捌刑後尅笔氰笳Z名,其藏文名是絳曲貝(Byang chub dpal,意譯“菩提祥”)。其為俄氏傳人仁波切頓珠貝之子,《青史》稱為“仁波切絳曲貝”。他生于金鼠年(1360),去世于火虎年(1446),享年87歲。絳曲貝通達俄宗(r Ngog lugs)之學,繼承父親的法座,主持寺院,成為俄宗傳承的代表人物,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宗喀巴大師在準布龍(Grum bu lung)講法時,絳曲貝曾前去拜會,頗得宗喀巴之禮遇。宗喀巴之弟子妙音法王等從其學法。(2)2

       《大寶飾鬘》后記云:“金陽鼠年完成?;⒛晗蚨砣什ㄇ薪{曲貝(Byang chub dpal)求俄宗諸法時,由我布納亞釋書寫?!?“布納亞釋”(PuN+ya shri)亦是作者的梵語名,意譯“福吉祥”,藏文應是bSod nams bkra shis。其為俄宗傳人絳曲貝之弟子,生平不詳?!洞髮氾楐N》完成于金陽鼠年(1420),而且是在《寶鬘》的基礎上完成的。就此可推斷《寶鬘》完成于1420年之前。

       此兩種著作既是法脈傳承史(Chos brgyud),又是俄氏家族世系譜(gDung brgyud)。首先簡述了噶舉派祖師瑪爾巴之事跡,包括瑪爾巴之前的四代祖先的名稱、瑪爾巴的后裔、瑪爾巴的主要生平等。之后,講述瑪爾巴四大弟子之一的俄?曲多的家世和生平,是為此世系譜之重點。俄?曲多所傳密法被稱為“俄宗”,其傳承者以俄氏家族人物為主,故俄宗同樣是一個家族性的噶舉派支派。

       此二書之結構和內容大致相同,《大寶飾鬘》實際上就是《寶鬘》的抄本。但是作為寫本,免不了會出現抄寫之謬誤,乃至抄寫者有意識的改寫或增補,致使原有面貌可能會發生變異。目前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兩個本子,相互間也有一定的差別,人名、地名等的拼寫多有不同處。兩個文本間若做對校,亦可訂正部分錯誤。

       二、《大寶飾鬘》中的吐蕃史部分譯注4

       茲以《大寶飾鬘》為底本,選取與吐蕃史相關部分,進行翻譯。凡《寶鬘》中與此有不同者,以及部分詞語,以頁下注的形式加以說明。兩種本子中,皆有抄寫錯誤,部分文義難解,翻譯時只能大致推測而已。若要完全解決疑惑不解處,尚有待更好的版本之發現。

       《大寶飾鬘》:“瑪爾巴之弟子為喇嘛俄?曲多。俄氏之祖先俄王森波杰王(r Ngog rje Zings po rje)者(與拉脫脫日聶夏同時),從上方(樂化天之神['Phrul dga'i lha])中而來,足踩(為利益眾生)九層幻化梯(降臨雪域雅東波[Gya'ltum po]地方)降臨大地。姓氏屬于四原始姓氏之東氏(s Tong),從中(衍生)宗氏('Dzoms rus)九姓5,俄氏是其中之一(從中又衍生出卓聶[s Gro gnya']、瑪[r Ma]、嘎巴[r Ka ba]、甘[Gan]、朗巴[Lang pa]、達[Dar]、郎卓[Lang'gro]、甲杰[Bya rje]、寧杰[s Nyang rje],此等皆源自俄氏)6。

       其中,東宗俄(s Tong'dzom rngog)之子為俄?贊多熱棄堅(r Ngog Tsan dho re khris'jam)7。其子俄?達聶斯(r Ngag r Tag snyan gzigs),被封為泥婆羅(l Ho bal)之官員,屬下無不聽命。其從大食(s Tag gzigs)地方游歷8,亦有大的(收獲),將金玉、綢緞、珍珠、珠寶等大量獻與(贊普)9,(贊普)心歡喜而賜大金文字告身。

       其子俄?貝沖木(r Ngog d Pal khrom)在松贊干布時期,與吞米桑布扎一道從印度將知識幻化之文字學得后,獻與國王,遂命吐蕃之尚論、青少年(Bu tsha)、平民('Bangs)學習。主持大小計策('dun pa)10的制定,以聰慧('dzangs)11分出升和合12、兩和克等(計量單位);給諸蕃人劃分區域和門戶(sgo ru?),分如(Rus)13和千戶(s Tong lter)14。千戶長是琛氏('Chims),代理千戶長由俄?貝沖木擔任。

       復次,國王松贊干布和俄?貝沖木二者之時期,俄氏無論出現(財產)散失或人被殺等何種情況時,若(財產)散失,則予‘六尋找’(btsal drug)5,得萬兩賠償(bstod pa)15;被殺,則獲得二萬一千(銀兩)等之賠償(bstod pa)16。男子的(賠償)是金馬(gSer gyi rta)配玉鞍,以金飾銀(Phra men)17為馬鐙,以‘塘續’('Thing shun)18做籠頭和嚼子('Thur srab),以此為賠償;給婦女賜以一頭螺白色雌犏牛,以黃金做牛鼻圈(r Nal'ju)19,以絲做鼻繩(r Nal thag)20,牛背上馱以‘緙絲’(Gu zu)21和緞子,以此為賠償。因是國王身邊的密咒師,被賜以一把一箭長的黃金之手杖(Phyags shing)22。

       俄?貝沖木之子為俄?朵斯沖木丹(r Ngog m Do gzigs khrom bstan),其繼承祖父之職務,擔任駐泥婆羅之官員,極為聰慧。其有五子,即贊羅那逋(r Tsan la nag po)23、仁羅那逋(Ring la nag po)24、贊聶(b Tsan gnya')25、仁丹波(Rin ldan pa)26(發展到仆跋日地方[Bogs ba ri bya bar chad do])27、贊當日界盧(b Tsan to ri gel lo)28(發展到康區[Khams su chad])。贊羅那逋降伏大食國(s Tag gzigs kyi rgyal khams),仁羅那逋降伏回鶻國(Hor gyi rgyal khams),仁丹波能背負大象,贊當日界波(r Tsan sto ri gel pa)擔任國王的大貢論(Gung blon chen po),獲得金玉相疊(g Ser gyu rtsegs ma)之告身。國王喜勇武之時,降伏突厥國(Gru klu)29,攻下四大城堡。因其英勇,獲得土地之封賞(dpa'ba'i la dor?)30,及豹皮虎皮相間(gung stag spel ba'i yig tshang)之告身,并將白獅子之足爪作為特殊獎勵。

       阿戚波(l Nga tshigs pa)俄?贊聶在國王赤松德贊在位時期,年十三歲時,替父親擔任廟祝(l Dang gnyer)31,首次到王臣(rje blon)17駕前,獲得認可,任內侍‘舍獨波’(Nang'khor shan thogs pa)32。年十四歲時(bcu gnyis)33,唐蕃交戰,擔任夜間巡邏(悉)南紕波(Mel tshe nam phyed pa)34。十五歲時,擔任‘南熱’之祭祀(Nam ral gyi mchod pa)和寺廟等之修繕官。十六歲時,降伏邊疆的唐、回鶻(r Gya Drug)。進軍唐朝時,引蕃軍三萬,越過扎磨公武銘日(Tra ma gong bu me ru),軍隊隱匿于中間(dMag thel du spub)35,王臣、王民三十六人在軍隊(ru)的背面居住。唐朝之三位游奕使(Gyen po)及屬下三十位(bcu rngog gsum)36勇士等身帶利刃(sku la brdar ba)37(而進攻),時(俄?贊聶)之屬下忠心耿耿,不惜犧牲,因此軍威壯大(mnga'thang che)38,砍斷唐游奕使之脖子,蹂躪唐人為奴,唐之兒童被捆綁(bsdabs)39于懸崖,唐狗穿(r Gyus)40于矛尖(s Tong)41,唐之田地被播種(r Gya zho hab gyis btab?)42,以唐女為俘虜,戰勝唐人。時九百人中,俄?贊聶因英勇而獲得土地之封賞(dpa'ba'i la dor ro?)43。

       之后,將游奕使之首拴于馬尾巴,軍隊隱匿于中間(lag mthil du spub)44,攻下河州城(Kwa chu'i mkhar),砍斷鳳林(Bum gling)之鐵橋,九百(戰利品?)到手,金玉以馱運而獻,緞子馱在騾子和馬上而獻。當時向俄?贊聶('Khor btsan hnya')45和屬下九百三十六位,賜以各種享用和獎賞(brtsigs)46。特別是對俄?贊聶,賜三張虎皮上鑲白獅皮領者(s Tag gsum gyi glag pa la seg ge dkar ma'i gung[gong]btang ba gnang)47,獲得金文字疊加之告身(gSer gyi yi ge rtseg ma)48,在陽扎之益溝(Yul yang gra'i yid dgu)地方,分封田百突之面積(zhing dor brgya'i gling),及奴(戶)(bran)斯(bZi)49、沃加('Or brgyad)、楚彌(Chu mi)50、喀色(Kha gze)51等,共計二十戶作為其屬民。娶妻徐布氏(Shud bu bza')52。

       其子俄?贊波仁波切(遷徙至南湯[r Nam thang du babs])者,女兒嫁與琛?玉百('Phyims g?yu bar)53。在邏些之止地(l Ha sa'i grib),分封田百突,及奴(戶)駱悉加(Klog skya)、妥波(Thod pa)、資彌(Tsi mi)等,二十戶為其屬民。娶娘?夏杰(Nyang Zhwa rje)54之女為妻。其子俄?贊斯囊跋(r Ngog b Tsan gzigs snang ba)(住悉囊湯[s Nang thang]),女兒嫁與悉貝?趣贊(s Bas Che btsan)55,在都普溝尾(Dol phu mdas)56,分封田地三百突,及奴(戶)李(Li)、甲(Bya)、讓卓(Rang'gro)、讓達(Rang rta)、羅窩(Blo b等,四十戶人家為其屬民,并將山地查拉拆拉(La khra la khre la)、牧地帕羌粗羌('brog phar cham tshur cham)以內作為勢力范圍分封。洛窩(Glo bo)在桑日之平地(Zang ril gyi thang)44建造‘桑城堡’(zangs'khar)57。(俄?贊斯囊跋)統轄楚達二部(Chu rta gnyis ka)58,并娶妻德曼薩(l De sman bza')59。國王赤松德贊對佛法產生信仰之時,其在秦浦南熱('Ching bu nam ral)60(建)珍寶殿(rin po che'i khang bu),加綠玉塔和一水晶寶瓶以獻;擔任佛教宗師(b Com ldan'das kyi ring lugs),獲得大金文字告身;成為佛法大寶三藏,及密續、經教(lung)、秘訣之主宰,向金剛王授(r Do rje rgyal po)灌頂,擔任國王身邊的大密咒師。

       俄?贊斯囊跋子俄?贊斯綽丹(r Ngog b Tsan gzigs khrom stan)61擔任‘拉沖’之負責人(La tshong gi zha che ba)62,財富大增,娶妻謝藏莫(She bzang mo)63。俄?贊斯綽丹子俄?贊斯博噶列(r Ngog b Tsan gzigs sbo ga lags),俄?贊斯博噶列子悉囊波雄巴(s Ngang ba gzhung ba),悉囊波雄巴有二子,芒波杰斯故(Mang po rje gzig gu)64、芒贊(Mang btsan)65。因二兄弟不睦,弟弟遷徙到衛如堆龍(dBu ru stod lung)。芒波杰斯故有二子,悉達貢斯(s Tag gung gzigs)和朗加熱斯(glang rgya ra gzigs)。貢斯有二子,即悉達熱多贊(s Tag ra mdo btsan)66和悉達熱玉由(s Tag ra g?yu yig)67。玉由有二子,達妥(r Ta tho)(遷徙到羌塘)和玉棄(G?yu khri)68。玉棄有三子,貝壘(d Pal le,在丹堅)、仁達那(r Tan)(在左邊)(其有二子,軍逋和棄確[s Kyong bu dang Khri mchog],棄確有三子,即塔米[m Tha'mi]、噶爾擦['Gar tsha]、蓓擦['Be tsha],蓓擦有三子,果波[s Go po]、果瓊[s Go chung]、謝悉帕[Sher spags]69)70、玉錦(Yul sbyin,遷徙到裹地[sgog])。

        貝壘有二子,雄波(gShang po)和若波(Rog po)。若波有三子,噶波玉(dGa'po yu)(波剛巴[po sgang pa])、嘎啦拜(d Ga'la'bar)(吉仲巴[skye grong pa])和楊噶(Yang dga')(乃喀巴[na kha ba])。楊噶之子俄本欽喀巴(r Ngog ban chen kha ba,此以上屬于舊派)?!?/p>

       三、相關史事考辨

       以下就俄氏世系譜中與吐蕃歷史相關之問題,加以梳理,并結合其他文獻略加考述。

       (一)俄氏的起源

       吐蕃王族宣稱其始祖源自天,見于吐蕃之碑銘、敦煌文獻、《通典》等早期資料,此為學界所熟知,無須引證。吐蕃王室鞏固其至上地位而所做輿論宣傳的核心之一就是悉補野氏血統高貴,是天神來做人主,這也是其權力正當性最為合理的解釋。那么,從吐蕃時代的文獻看,源自天的說法似乎為王室所專有,受其統治的其他部落或小邦自無資格如此標榜,即使有此類傳說,也因吐蕃政治一統只能緘口不語,不然就對王室的超然地位形成了挑戰。但是從后世的文獻看,將首領或祖先說成神的后裔,在吐蕃之前可能是一種普遍的現象,非悉補野王室所獨有。到了吐蕃一統后,神道設教,王室贊普的神圣性不斷增強,其他部落的地位自不能相比。但吐蕃分裂后,一些家族重新崛起,或繼承本身固有的說法(如有些與悉補野氏同樣古老的家族),或借鑒吐蕃王室的做法,無不自稱天神之后裔,以顯示血脈之高貴,并構建起從神到人的先祖世系。有關俄氏祖先的傳說,也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產生的。俄氏譜中祖先從天而降之說,與聶赤贊普神話的敘事方式相類似,似仿照了聶赤贊普的神話,如言先祖從九層幻化梯降臨人間(《弟吳佛教源流》亦云聶赤贊普從九層天梯下降人間)等。與此同時,俄氏譜中又將始祖描述成菩薩式的人物,使其肩負道德使命。本土的神話和佛教的價值觀之間得以結合,為此將天界說成是樂化天(欲界六天之第五天),而降臨人間的目的則更是崇高無比———利益眾生。

       俄氏之祖先名俄王森波杰(r Ngog rje Zings po rje),而森波杰之名亦見之于敦煌吐蕃歷史文書P.T.1286中,作Zing po rje。森波似指拉薩河流域的小邦政權,“森波杰”三字可理解為森波王。在吐蕃統一前,森波有兩位王,即森波杰?悉諾悉迦逋(s Tag skya po)和森波杰?棄榜辛(Khei pangs sum)。按此,則俄氏所謂最早的祖先森波杰,實是小邦之王姓。十二小邦的有關記述,史書較為混亂,其中與俄氏相關的記述有如下。

       其一,《賢者喜宴》言十二小邦之一的沃普悉榜城堡('O phu spang mkhar),其王名森杰妥常(Zing rje thon phreng,敦煌文書作'Ol rje'i zin brang tsha),大臣是俄(r Ngog,敦煌文書作r Ngo,《弟吳佛教源流》作Go)和衛(d Ba's)。r Ngog和r Ngo可能是同音字。如此俄氏是小邦之大臣,非國王。

       其二,P.T.1286言十二小邦之一為俄地的柱息城堡(r Ngegs yul gyi gru bzhi),有俄王拉章(r Ngegs rje'i la brang)?!兜軈欠鸾淘戳鳌分衦 Ngegs rje作r Ngog rje,《賢者喜宴》則作gNyag rje。r Ngegs和r Ngog讀音相近,容易混用,或可通用。吐蕃大相中亦有姓r Ngegs者。

       其三,《弟吳佛教源流》載四十小邦之一益莫玉周(dBye mo yul drug)的大臣為俄氏(r Ngog)。

       以上諸說與俄氏譜中之記述間,無完全相吻合的。相比而言,《賢者喜宴》有關沃普悉榜城堡的記述,與俄氏譜間有較高的關聯度?!吧芡壮!泵械腪ing rje二字,與Zings po rje相近,其大臣之姓氏又是俄(r Ngog)。以此看,俄氏是小邦之大臣,非小邦王。但上文之r Ngegs與r Ngog間,如果能通用,則俄氏又是小邦王。俄氏后人雖以起源于天的神話來彰顯家族之神圣,但語焉不詳,其早期祖先之形象模模糊糊,難以進一步坐實。不過,俄氏譜中出現Zings po rje這樣見于古文獻的名稱,的確令人稱奇!可以推測俄氏在建構祖先世系時,必有所本,可能依據了早期的文獻資料或口碑資料。

       (二)吐蕃對泥婆羅的管轄

       俄氏譜中提到兩位祖先擔任過吐蕃駐泥婆羅的官員,即俄?達聶斯(r Ngag r Tag snyan gzigs)和俄?朵斯沖木丹(r Ngog m Do gzigs khrom bstan)祖孫二人。吐蕃的勢力翻越喜馬拉雅山脈進入泥婆羅,是在松贊干布時期。據《大事紀年》文成公主至吐蕃之年(641),吐蕃殺泥婆羅國王毗濕奴?笈多,立那陵提婆為王。對此《舊唐書?吐蕃傳》也有記載。吐蕃能左右泥婆羅國王的廢立,泥婆羅自然成了吐蕃的藩屬。眾所周知,吐蕃對一些征服的邦國往往采用保留王室而又實行吐蕃軍政制度的統治方法。例如,對吐谷渾就是如此,吐谷渾國王在吐蕃有一定的地位,但在吐谷渾故地吐蕃推行千戶制等一系列制度,進行了嚴格的控制。是否對泥婆羅也是如此呢?如果從文獻記載的一些史事來推斷的話,答案是肯定的。

       648年,中印度國王阿羅那順劫掠唐朝王玄策使團,王玄策逃至吐蕃西境向吐蕃求援,吐蕃派出了吐蕃和泥婆羅的軍隊去援助王玄策。研究者早已指出王玄策到達的吐蕃西境就是“吐蕃管轄的泥婆羅”71,王玄策就近求援符合常理,不然難以想象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如何經泥婆羅進入吐蕃本土。松贊干布派出的援軍中,吐蕃軍隊有1200人,泥婆羅的軍隊有7000人。顯然,吐蕃的軍隊也應是駐扎在泥婆羅的,有調遣之便利?,F在尼泊爾境有塔馬(r Ta dmag,意為“騎兵”)族,據說是吐蕃駐軍的后裔(1)。

       除了駐軍外,吐蕃從泥婆羅征收賦稅,如《賢者喜宴》云:“向稱為南巴德王(Nam pa lde rgyal)、泥婆羅銅王(Bal po li rgyal)、蘇毗鐵王(Sum pa lcags rgyal)、門孜王(Mon rtse rgyal)的四方之四王征收賦稅,成為吐蕃屬民?!?2695年立的泥婆羅石碑上有向吐蕃納貢的記述,云:“由于尼泊爾向吐蕃納稅的原因,所以每年由五名官員負責率領攜帶著貢物的苦力到吐蕃納貢?!?3

       敦煌藏文文獻中稱泥婆羅為Bal po或l Ho bal74,后者可譯為“南泥婆羅”。因泥婆羅在吐蕃西南邊,故有是稱。而且這一用法一直延續到后弘期,《瑪爾巴傳》亦將泥婆羅稱為l Ho bal?!杜f唐書?吐蕃傳》亦言:“(長安三年)吐蕃南境屬國泥婆羅門等皆叛?!惫识硎鲜老底V中稱泥婆羅為l Ho bal,屬于吐蕃時期的通行用語。吐蕃既然統治了泥婆羅,自然會派遣軍隊、官員。俄氏兩位祖先先后出任泥婆羅官員的記述,至少與當時的歷史大背景是相吻合的。俄?達聶斯還從s Tag gzigs獲得了大量物品,包括金屬制品、絲綢、珠寶等,極有可能是通過泥婆羅貿易所得。贊普賞賜給他的大金文字告身,按《賢者喜宴》之所記,這是賜給小貢論、中內相、大整事一級的官員,而此三類官員是“政務九大臣”之組成部分。就此可知吐蕃派往泥婆羅駐守的官員,其告身品級不低,屬于吐蕃之重臣,亦想見吐蕃對泥婆羅之重視。

       (三)吐蕃社會制度

       1.告身制與官職名

       告身是吐蕃一項重要的政治制度,以此體現官員的等級尊卑和社會地位,維護吐蕃統治體系的運轉。敦煌藏文歷史文獻、法律文獻及西域出土吐蕃文獻中有告身之零散記述;漢文文獻新舊《唐書》、《冊府元龜》及《南詔德化碑》等中亦有詳略不同的記述。告身制度的級別等方面主要見于后弘期的史書,如《賢者喜宴》《弟吳佛教源流》等。有關告身制的史料亦得學界之梳理,研究成果也有不少。但至今對吐蕃告身制度的淵源流變、不同時期的特色等問題,尚不明了。對吐蕃的職官制度的認識,也經學術界不斷研究而得以深化,但仍對其職官制度發展變化的一些具體細節,乃至部分官職的職權范圍等方面缺乏了解。

       俄氏譜中俄氏先祖出任的官職及獲得的告身名稱有:俄?達聶斯,泥婆羅長官,得大金文字告身;俄?貝沖木,千戶代理長官,御前密咒師;俄?朵斯沖木丹,泥婆羅長官;俄?贊當日界波,大貢論,得金玉相疊之告身;俄?贊聶,任內侍“舍獨波”、夜間巡邏悉南紕波,金文字疊加之告身;俄?贊斯囊跋,擔任佛教宗師,得大金文字告身。另外,提到了“豹皮虎皮相間之告身”。

       以下就上文提到的告身和官職,分別加以論述。

       俄氏祖先中兩人獲得大金文字告身,一人擔任泥婆羅長官,一人擔任佛教宗師。佛教宗師是吐蕃佛教事務的最高負責人,見于譯經題記、碑銘、敦煌文獻(P.T.849)等?!胺鸾套趲煛币宦氉钤绯霈F于赤松德贊時期,益西旺布是其第一任。據《巴協》載:

       時贊普任命益西旺布為宗師。復降旨云益西旺布亦具神通,是我王臣之善知識,所說與佛相同,遂賜衙署,任命為佛教宗師,選為上師之尊。又頒布佛法之詔令,賜小金文字告身,其座次排在大尚論之上,并將神法之衙署置于小衙署之上,交給(佛教之宗師)。75

       按此記述,佛教宗師的告身是“小金文字告身”。但《賢者喜宴》所引《巴協》則云授給佛教宗師以大金文字告身。76西藏昌都地區察雅縣香堆區仁達鄉丹瑪山(Brag gyab ri mda'ldan ma'i brag)摩崖刻石中,亦云參與政教事務的僧人授予金文字以下告身。因此,可知佛教宗師一般被授予金文字一級的告身,則俄氏譜有關佛教宗師告身的記述,與吐蕃歷史相符。只是我們在已知的佛教宗師中未見俄?贊斯囊跋之名,而且其名似為俗名,非僧人之法名,再加其有后裔,顯見不是出家僧人。則俄氏譜中所說俄?贊斯囊跋之職位,令人存疑。

       俄?貝沖木擔任的職位有二,其一為s Tong tshab,字面意思似指“代理千戶長”,但尚未見到其他記述,不知究竟是何官職。其二是國王身邊密咒師(r Gyal po'i sku sngags mkhan),《賢者喜宴》作s Ku sngags mkhan77,一般授予大銀文字告身。因此,俄氏譜中這個職位的記述也是準確的。

       俄?贊當日界波擔任了大貢論,得金玉相疊之告身。據《賢者喜宴》所載,大貢論是“政務九大臣”之首,亦即吐蕃之大相?!洞笙嗍老当怼分袩or Ngog姓者,但有r Ngegs姓者,如俄?芒響木達擦卜(r Ngegs Mang zham stag tshab),擔任大相的時間是725~727年。如上文所言,r Ngegs與r Ngog若能通用,則俄氏家族先后出過三任大相(松贊干布之前有兩位,之后有一位)。但俄氏譜中所記擔任大貢論者之名字,與敦煌文書不一致,也許是記憶之誤。大貢論的告身是最高一級的大玉文字告身,此處所謂“金玉相疊之告身”,似指金玉相間之告身或包括金玉兩種告身。此亦見之于《柱間史》,言其是唐太宗送給文成公主的嫁妝之一,作gSer gyu brtsegs pa'i yig tshang chen po78,可譯為“大金玉相疊之文字告身”?!吨g史》的作者按自身的文化想象唐朝,實則反映的是本土的習俗。故俄氏譜之記載,亦非孤例,應有依據。又言贊當日界波還獲得“豹皮虎皮相間之告身”,及“白獅子之足爪作為特殊獎勵”。吐蕃以虎豹等猛獸之皮制品來獎勵勇士,并寫入有關法律中(稱為“六勇飾”)。漢文史書亦言吐蕃的精銳部隊著虎豹衣?;⑵ぱb之吐蕃勇士形象又見之于敦煌壁畫等。雖然從《賢者喜宴》《弟吾佛教源流》等記載看,吐蕃告身制和虎豹皮制品的獎賞是兩種制度,但因對立功人員封賞告身時,又有虎皮制品之獎賞,故極有可能將后者也泛稱為“告身”了。俄氏譜中所謂“豹皮虎皮相間之告身”極有可能屬于此類。I.T.J.307號是一部有關吐蕃告身制度的重要文獻,其內記述了對有功人員的獎賞,包括告身和虎皮制品。開篇云:“呷哇彭區域所頒,立軍功獎賞虎皮告身(s Tag yig)?!?9但下文中Yi gi(告身)和s Tag(虎皮)是分開記述的,未見在虎皮制品后面綴有Yi gi字樣。因此,s Tag yig可能是“虎皮和文字告身”之省稱。

       穿戴或使用獎賞的虎豹皮制品是勇士或有功者之象征,自然也能體現一定的社會地位和身份,故獲得者樂于炫耀。莫高窟114窟的供養人題記中有“瓜州都督倉曹參軍金銀間告身大蟲皮康公”字樣,顯然康公的告身是金銀相間,而大蟲皮是其戰功之獎賞,但也成了一種身份,故陸離稱為“吐蕃王朝的勛官制度”80。俄?贊當日界波的告身是金玉相間,又因戰功卓著而得虎豹皮獎賞。就此亦可知,虎豹皮及相關制品,不但是對下級士兵或軍官的獎賞,而且覆蓋參戰的各階層。同時,應知虎豹皮制品的獲得,并不與告身等級等同,即告身低的也有可能獲得高等級的虎豹皮獎勵。俄?贊當日界波所得“白獅子之足爪”之獎勵,其意與虎豹皮之獎勵性質相同。

       俄?贊聶任內侍“舍獨波”、夜間巡邏悉南紕波等職務,金文字疊加之告身。其中,“舍獨波”未見其他記載,從稱為內侍看,屬于囊論系統的官職。悉南紕波(Nam phyed pa)在《唐蕃會盟碑》上作s Nam phyi pa,漢文譯為“悉南紕波”;《賢者喜宴》作s Nam pyi pa,故俄氏譜中的Nam phyed應是s Nam phyi之誤。赤德松贊發布的盟誓文書中,有多位官員署名,其中悉南紕波類的官員派在囊論之后,共有16位81,可知悉南紕波是吐蕃的一項重要官職。但之前赤松德贊時期發布的盟誓文告中,不見悉南紕波一職82??傊?,悉南紕波的職責不夠明了。俄氏譜中稱為“夜間巡邏悉南紕波”,可能與軍職有關。俄?贊聶所得“金文字疊加之告身”,亦不知具體含義。又言俄?贊聶被“賜三張虎皮上鑲白獅(皮)領者”?!顿t者喜宴》《弟吳佛教源流》言吐蕃有稱為“七大”者,其中之一沒盧?棄松羅舍('Bro khri zungs ra shags),因著白獅皮為領之皮袍,被稱為“大者”83。吐蕃的法令中雖未見以獅子皮為獎勵者,但獅子這一猛獸頗得吐蕃之喜愛,獅子皮通過貿易進入吐蕃進而用來獎勵勇士或功勛之士是完全可能的。而且,從《弟吳佛教源流》看,白獅子皮獎賞的規格高于虎皮。

       2.其他社會制度

       賠償命價。俄氏譜言俄?貝沖木時期,“(俄氏)被殺,則獲得二萬一千(銀兩)等之賠償”。此句原文雖然表述不清,使人不明所以,但若結合吐蕃的法律制度,則可知俄氏先人不知何故被人殺害,但又獲得了命價賠償。此處的“二萬一千”筆者以為是指銀兩,不然難解。敦煌吐蕃法律文書中,賠償的命價數也是以銀兩為單位的。

       土地分封。吐蕃常將田地、平民、奴隸分封給有功于王朝者,俄氏譜中也有反映。例如,俄?贊聶因功,“在陽扎之益溝地方,分封田百突之面積,及奴(戶)斯、沃加、楚彌、喀色等,共計二十戶作為其屬民”。再如,俄?贊波仁波切時,“在邏些之止地,分封田地百突,及奴(戶)駱悉加、妥波、資彌等,二十戶為其屬民”。俄?贊斯囊跋時,“在都普溝尾(Dol phu mdas),分封田地三百突,奴(戶)李(Li)、甲(Bya)、讓卓(Rang'gro)、讓達(Rang rta)、羅窩等,四十戶人家作為其屬民?!倍硎献V中Bran(奴)與'Bangs可能是同義。'Bangs意譯為“屬民”,'Bangs既可以包括一般平民,也可以指奴隸等身份低下者。作為平民之指稱,又稱為“黔首”('Bangs mgo nag)。吐蕃社會中可將平民分封給權貴、寺院等,成為為貴族或寺院的專門服務者,有人身依附關系,但同時有一定的人身自由和屬于自己的財產。如敦煌文獻BD16099《龍年購馬契》中有“論孔熱屬民李鉆鉆”之記述,論孔熱是吐蕃權貴,李鉆鉆是分封的屬民,但李鉆鉆與他人簽署契約,進行交換,說明他有自己的財產,不是奴隸。敦煌契約文獻如P.T.1080《比丘尼為養女事訴狀》、P.T.1079《比丘邦靜根訴狀》、P.T.1081《關于吐谷渾莫賀延部落奴隸李央貝事訴狀》中有Bran(奴)、Bran mo(女奴)、Bran bu(奴子)等身份出現,可以買賣,可以贈予,如同私有財產。因此,Bran(奴)屬于'Bangs之一類,但不是所有的'Bangs皆是Bran(奴隸)身份,即使是分封給貴族或寺院的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奴隸。P.T.997《榆林寺廟產牒》中統計有該寺的寺屬財產,其中云:“屬榆林寺之屬民共計:唐人二十家、獨居男子三十一人、老漢一人,獨居女子二十六人,老嫗五人,單身男奴二人,單身女奴一人?!?4其中,“屬民”就作'Bangs,“唐人二十家”等屬于平民階層,而男奴、女奴則單獨列出,說明其等身份不同于前者。

      《賢者喜宴》中,琛?結昔續燈(m Chims rgyal gzigs shud ting)有奴九萬,屬廬?孔贊(Cog ro khong btsan)有屬民九百九十戶85。前者擁有的Bran,統計的是人數;后者擁有的'Bangs,統計的是戶數??赡芎笳咚鶕碛械?#39;Bangs,單指被分封的平民。另外,吐蕃法律文獻中有Khol yul(漢譯文為“奴戶”)、r Gyal'bangs(漢譯文為“王室民戶”)、Gyung(漢譯文釋為“生產奴隸”)、dMangs kyi bran rkya la gtogs pa(漢譯文為“百姓的耕奴”)等,其等具體的社會身份和社會地位有待于進一步的研究。

        俄氏譜中用gcad(bcad的未來式)或bcad表示土地的分割,《賢者喜宴》中亦用bcad字。這是較為古老的用法。俄氏譜“田百突之面積”(zhing dor brgya)中的Dor就是吐蕃時期計算土地面積的單位。Dor又稱“Dor ka”,直譯為“一對?!?,意指一對牛一天所耕之地。Dor見之于敦煌吐蕃文獻、西域出土的簡牘文獻,在計算土地面積時被廣泛使用。吐蕃占領敦煌等地時,有關漢文文獻中土地的計量單位稱為“突”,研究者已指出就是Dor之譯音86。姜伯勤在《突地考》中認為一突等于唐制十畝(4)。

       (四)吐蕃的對外戰爭

       俄氏譜中多處提到了家族先輩參與的對外戰爭,并以此炫耀,夸示后人。其中,記述的一次唐蕃戰爭,令人印象深刻。俄?贊聶曾參與唐蕃戰爭,俄氏譜云:

       十六歲時,降伏邊疆的唐、回鶻(r Gya Drug)。進軍唐朝時,引蕃軍三萬,越過扎磨公武銘日(Tra ma gong bu me ru),軍隊隱匿于中間,王臣、王民三十六人在軍隊的背面居住。唐朝之三位游奕使(Gyen po)及屬下三十位勇士等身帶利刃(而進攻),時(俄?贊聶)之屬下忠心耿耿,不惜犧牲,因此軍威壯大,砍斷唐游奕使之脖子,蹂躪唐人為奴,唐之兒童被捆綁于懸崖,唐狗穿于矛尖,唐之田地被播種(r Gya zho hab gyis btab?),以唐女為俘虜,戰勝唐人。時九百人中,俄?贊聶因英勇而獲得土地之封賞。

       之后,將游奕使之首拴于馬尾巴,軍隊隱匿于中間,攻下河州城(Kwa chu'i mkhar),砍斷鳳林(Bum gling)之鐵橋,九百(戰利品?)到手,金玉以馱運而獻,緞子馱在騾子和馬上而獻。

        此段記述中文字謬誤不少,但所記史事可與其他史書相印證。所反映的吐蕃對占領地區的殘暴行為,漢文史書亦有不少記載,如《舊唐書?吐蕃傳》言吐蕃攻打吳山及寶雞北界時,“焚燒廬舍,驅掠人畜,斷吳山神之首,百姓丁壯者驅之以歸,羸老者咸殺之,或斷手鑿目,棄之而去”。83俄氏譜中記述了戰爭的殘酷性,也是歷史真實的反映。反之,其他藏文史書中此類記述較少。此外,所提到的部分古詞及古地名同樣見之于其他史書。

       r Gya Drug,有可能是r Gya dang Dru gu之縮寫,一般譯為“漢(唐)、回鶻”。Dru gu有時指突厥,有時指回鶻。r Gya Drug一詞,最早見于P.T.16號祈愿文。后弘期文獻中,r Gya Drug一詞見于薩迦派大師索南孜莫的《佛教史入門》,作brGya Drug87,其中br Gya應是r Gya之誤??傊?,r Gya Drug是吐蕃時期的用法,俄氏譜沿用,說明其必有依據的原始文獻。

       扎磨公武銘日(Tra ma gong bu me ru),這是一個重要的地名,見之于后期的多種史書中?!顿t者喜宴》作“唐之公谷銘日”(r Gya'i gong gu rme ru),則俄氏譜中的gong bu或許是gong gu之誤。公谷銘日應是漢語的音譯?!顿t者喜宴》并言赤松德贊時期唐蕃舉行會盟(即長慶會盟),雙方在銘日各建一寺,會盟碑立在長安、銘日和拉薩三處。此地原屬唐朝,吐蕃東擴以后,公谷銘日就處于唐蕃交界處。但至今此地的具體方位,我們并不清楚。而上譯俄氏譜所言戰爭以河州為中心,則說明公谷銘日應在河州境內?!肮茹懭铡边@一地名,可能也是源于吐蕃時代的翻譯。

       Gyen po,敦煌文獻《大事紀年》中作Gyim po,《藏漢大辭典》中釋為“哨兵、偵察兵”?!洞笫录o年》云:“至雞年(玄宗天寶四年,公元745年),贊普行宮駐于羊卓之夷塘,唐將馬將軍(馬靈察)領郭域(倶位)之唐哨兵(r Gya'i gyen po)至?!?8《賢者喜宴》作r Gya'i gen bo?,F代藏文中無Gyen字。黃顥和周潤年的漢譯文中譯為“首領”,沒有說明,可能是根據前后文義大致推斷的。因此,俄氏譜中的Gyen po和《賢者喜宴》中的Gyen po均應是Gyim po之誤。但是將Gyen po直譯成哨兵,又有點文義難通,將軍何以只帶哨兵?而《大事紀年》中的另一條記載言:“(747年)唐哨兵(r Gya'i byim[Gyim]po)出現于郭域(倶位),滅小勃律與郭(域)?!?9何以“哨兵”就能滅小勃律!俄氏譜中言:“對唐朝之三位游奕使(Gyen po)及屬下三十位勇士等身帶利刃(而進攻)?!卑创?,Gyen po是唐朝軍隊的下級官員。唐朝置于邊疆掌握巡邏偵察的軍官稱為“游奕使”,故本文把Gyen po暫譯為“游奕使”。

       鳳林之鐵橋(Bum gling gi ljags zam),據《大事紀年》:“[至虎年](肅宗寶應元年,公元762年)……尚結息與尚悉東贊等越鳳林鐵橋(Bum glIng ljag zam),率大軍攻克臨洮軍、成州、河州等眾多唐廷城堡?!?7《大事紀年》中Gling字之元音i反寫外,Ljag缺再后置字sa外,二者的寫法相同。以往所知,吐蕃軍隊占領“鳳林鐵橋”只見于敦煌文獻《大事紀年》中,而俄氏譜中有此記述,則可證明其應有原始文獻之依據。鳳林即鳳林關88,是黃河上的一個重要渡口,也是唐蕃古道上的交通要道。鳳林關的具體位置在今臨夏西北,靠近炳靈寺處89。根據《大事紀年》和俄氏譜的記載,證明當時在鳳林關附近的黃河上是建有鐵橋的。Bum gling這一古地名,后來寫成'Bum gling,成了地道的藏語,意為“十萬佛像寺”,專指炳靈寺。宋以后,'Bum gling又音譯為“炳靈”。90

       河州城(Kwa chu'i mkhar),即唐朝河州治所在地,即今之臨夏市?!洞笫录o年》中,河州之名藏文作Ga cu,而Kwa cu是瓜州之音譯。從上下文判斷,俄氏譜中的Kwa chu'i mkhar應是河州城。當然從唐代的漢藏對音看,Ga或Kwa與漢語的“河”對不上,Kwa chu可能是漢語“夏河”之音譯91,河州正好在夏河岸邊。

       綜上所述,俄?贊聶應是參與了762年吐蕃對唐朝河州等地的戰爭,其所述之情節與實際的歷史背景大致相合。

       結語

       通過文獻的翻譯和解讀,可以提出如下看法。

       其一,俄氏譜中對俄氏先輩在吐蕃時代的歷史記述,往往與吐蕃歷史相合。所涉及的吐蕃的官職、法律、社會制度以及對外的軍事擴張等,皆可得到其他史書的印證。有些十分生僻的詞語、地名等出現在俄氏譜中,顯然,如果沒有一定的依據,這是很難進行臆造的?,F在雖然無法得知這些內容最早是什么時候寫成文字的,但作為其家族的歷史記憶,有一定的客觀性和真實性,對吐蕃史研究不無參考價值。

       其二,作為家族的記憶往往也是有選擇的,即凡被認為是光彩的值得夸耀的歷史必然會被代代相傳,直至寫入譜中。同時,在歷史記憶成為文本的過程中,又避免不了對祖先的美化和事跡的放大,甚至攀附或挪用他人的功績。例如,俄氏譜中言其祖先中有人曾擔任過大貢論一職,但我們在相關文獻中還沒有發現人名相吻合者,對此我們不能不保有一種懷疑的態度。俄氏祖先幫助吞米桑布扎創制文字的說法,雖然對我們有所啟發,即吞米在創制文字的過程中有協作者或者助手,乃在情理之中。但孤證難立,只能存疑。就放大歷史之記憶而言,藏文的世系譜與內地的家譜間,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其三,西藏一些著名的古老家族,均有世系譜,其追溯的祖先無不久遠,如薩迦款氏家族、帕竹朗氏家族,以及一些傳承苯教的古老家族。因此,家族世系譜成為藏文歷史著作的一大類別,其中所隱含的古代史資料,既要引起重視,又要加以甄別,不能盲從盲信。

注釋:

1百慈藏文古籍研究室編《俄派師徒文集》(第2冊),“先哲遺書”,中國藏學出版社,2011。

2廓?宣尼貝:《青史》(上冊),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第496~498頁。

3(1)此處“虎年”指布納亞釋向絳曲貝求法之年,其間絳曲貝向其傳授了《寶鬘》,遂予以抄錄。之后,到金鼠年再次編寫定稿。故“虎年”似是1410年。

4(2)原文中的夾注,譯文中置于()中,譯文所附地名等的轉寫,屬于夾注的,置于[]中。

5(1)此句《寶鬘》作“其中發展(de las che ba)出九‘宗姓’,俄杰(直譯為‘俄王’---譯注)是其中之一”。藏文原文中的“che ba”應是“mched pa”。

6(2)《寶鬘》無此注釋。

7(3)《寶鬘》作rN gog tsan to ri kri'dzam。

8(4)sT ag gzigs,又譯為“波斯”。在敦煌文獻《大事紀年》中作Tag chig,《贊普傳記》作Ta zig,皆為波斯語“Tazi”或“Taziks”的音譯;唐代漢語音譯為“大食”,參見黃布凡、馬德編著《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注》,甘肅教育出版社,2000,第111頁,“大食”條注釋?!恫貪h大辭典》認為“sT ag gzigs”是“Ta zig”之異寫,所指即古代的波斯,今之伊朗。松贊干布時代吐蕃與大食(阿拉伯帝國)間尚無交集,此處之“sT ag gzigs”可能是波斯及其以西地區的泛稱。

9(5)此處《寶鬘》的記述更為具體,言從大食獲得的物品有“寶座鐵輪(Bzhugs khri ljags kyi'khrul'khor can)、絲綿之靠背[(rnge rngog)Srin bal gyi rgyab yol can,疑‘rnge rngog’是衍文]、裝飾以太陽之銀鳥(dNgul bya nyi ma'i rgyan cha can)、銀鞍(dN gul sga)、黃金甲胄(gS er gyi ya lad can)、金玉、絲綢、珍珠、珍寶等大宗物品奉獻而心喜”。

10(6)'dun pa,《寶鬘》作mdun pa。正字應是'dun ma或mdun ma。

11(7)'dzangs,《寶鬘》作mdzangs,應是。但古藏文文獻中mdzangs多作'dzangs。

12(8)指一升的六分之一。

13(9)Rus,應是“Ru”。

14(10)《寶鬘》作“sT ong sde”(千戶),應是。

15(1)btsal drug,直譯為“六種尋找”,可能是指財產受損后的一種賠償制度。

16(2)bstod pa,意為“褒獎”或“贊頌”?!秾汈N》作“bstad pa”,應是。

17(3)《寶鬘》言:“俄氏雖出現各種障礙,但授予‘散失六尋找’(bor btsal drug)和‘法律賠償’(khrims stod pa)。被殺者,給兩萬一千(銀兩)等的賠償?!薄皊tod pa”的過去式為“bstad pa”,意為“交付”,此處譯為“賠償”?!洞髮氾楐N》作“bstod pa”,應是“bstad pa”或“stod pa”。

18(4)Phra men,《藏漢大辭典》釋為“非人、鬼神”。但吐蕃時期,又指告身的一種,為第三等級?!缎绿茣?吐蕃傳》譯為“金涂銀”,《冊府元龜》稱為“金飾銀上”,故可知“Phra men”的形制是以銀為主,但其上又涂黃金。王堯等將“Phra men”音譯為“頗羅彌”。

19(5)“'Thing shun”,意義不明,“Shun”指“皮子”,“'Thing shun”可能是指一種皮革。

20(6)rN al'ju,《寶鬘》作sN a'ju,應是。

21(7)rN al thag,《寶鬘》作sN a thag,應是。

22(8)Gu zu,不知何指,與漢語之“緙絲”音近,暫譯如上。

23(9)Phyags shing,《寶鬘》作Phyag shing,應是。

24(10)rT san la nag po,《寶鬘》作bTsan dha nag po,而且排在第二位。

25(11)Ring la nag po,《寶鬘》作Ri la nag po,下文又作Rin la nag po。

26(12)《寶鬘》此處注有“lnga tshig”二字。

27(13)Rin ldan pa,《寶鬘》作Ri ldan po。

28(14)chad,應是mched,下文亦同。

29(15)bTsan to ri gel lo,to下文作sto,lo下文作pa,《寶鬘》作bTsan dho ri gel po。

30(1)Gru klu,編者在括號中注為Gru gu?!秾汈N》作Gru gu,應是。

31(2)dor,下文中指土地之面積單位,故此處暫譯如上。

32(3)lD ang gnyer,《寶鬘》作lha gnyer,應是。

33(4)rje blon,《寶鬘》作rje btsun(至尊),有誤。

34(5)shan thogs pa,意義不明,可能是官職名。

35(6)bcu gnyis,《寶鬘》作bcu bzhi,應是。

36(7)nam phyed pa,規范拼寫應是sN am phyi pa。

37(8)dMag thel du spub,疑thel是mthil(中央、中間)之誤;spub意為“倒扣”或“向下”。此句語義不明,暫譯如上。

38(9)bcu rngog gsum,《寶鬘》作bcu phrg gsum,應是。

39(10)brdar ba,意為“磨刀”?!秾汈N》作gdar ba,其義不明,似有誤。

40(11)mnga'thang che,意為“威力大”?!秾汈N》作mtha'thang phye na,意義不明,似有誤。

41(12)bsdabs,似是bsdams之誤,意為“捆綁”?!秾汈N》作gdabs,意義不明。

42(13)rG yus,似是rgyud,《寶鬘》作rus。

43(14)sTong,似是mD ung(長矛)。

44(1)rG ya zho hab gyis btab,意義不明,暫譯如上,俟考。

45(2)dpa'ba,《寶鬘》作dpa'bo(勇士)。

46(3)lag mthil du spub,《寶鬘》作dmag thil du spub,故《大寶飾鬘》之lag應是dmag之誤。此句語義不明,暫譯如上。

47(4)'Khor btsan hnya,'《寶鬘》作rN gog b Tsan hnya',應是。

48(5)brtsigs,有修砌、墻等含義?!秾汈N》作rtsis,意為“計算”。似二者均有誤。

49(6)《寶鬘》作sT ag gsum blag pa dang seg ge dkar mo'i gung btang ba gnang??勺g為“賜予三張虎皮,上加白獅子(皮)之領子”,二者意思相近。

50(7)《寶鬘》作gS er gyi yi rtser gar,其中rtser gar似有誤。

51(8)bZ,i《寶鬘》作gZ i。

52(9)Chu m,i《寶鬘》作Chu ma。

53(10)Kha gze,《寶鬘》作Kha bze。

54(11)Shud bu,吐蕃大姓之一,俄氏譜之寫法與敦煌文獻同。

55(12)'Phyims g?yu bar,《寶鬘》作'Tshams g?yu ber。其中,'Phyims或'Tshams應是mC hims(琛氏),乃吐蕃后族大姓之一。

56(13)Nyang,吐蕃大姓之一。

57(1)sB as Che btsan,《寶鬘》作sB as lce tshan(悉貝?吉參)。

58(2)Dol phu mdas,mdas似應是mda,'《寶鬘》作Dol phu ma bu(都普磨菩)。

59(3)Zang ril gyi thang,《寶鬘》作Zang ril gyi ltems。

60(4)zangs'khar,應是Zangs mkhar,直譯為“銅城堡”。

61(5)Chu rta gnyis ka,《寶鬘》作Cha rta ra ga,似有誤。

62(6)lD e sman bza,'《寶鬘》作lH e sman bza',lH e似是lD e之誤。

63(7)'Ching bu nam ra,l《寶鬘》作'Ching phu nam ral,其中,'Ching bu或'Ching phu,應是mC hims phu(秦浦),桑耶寺附近的修行地。

64(8)rN gog bTsan gzigs khrom stan,《寶鬘》作rN gog b Tsan khrom bstan。

65(9)La tshong gi zha che ba,La tshong似指“關口市場”。Zha che ba,《寶鬘》作Zhal che ba,規范的拼寫應是Zhal lce ba,意為“法官”。此處似指市場的管理者,暫譯如上。

66(10)She bzang mo,《寶鬘》作Shel bza'mo。

67(11)Mang po rje gzig gu,《寶鬘》作Mang po rje zi gu。

68(12)Mang btsan,《寶鬘》作Mnga'btsan。

69(1)sT ag ra mdo btsan,《寶鬘》作rT a ra mdo btsan。

70(2)sT ag ra g?yu yig,《寶鬘》作rT a ra g?yu yig。

71(3)《寶鬘》言玉由有三子,即悉達妥(sT ag tho)、悉達波(sT ag pa)和玉棄。

72(4)Sher spags,《寶鬘》作Sher legs。

73(5)此處的注釋,《寶鬘》寫在正文中。

74(1)克?東杜普:《西藏與尼泊爾之間的早期關系七-八世紀》,伊西蘭姆措譯,《西藏研究》1987年第2期,第109頁。

75(1)克?東杜普:《西藏與尼泊爾之間的早期關系七-八世紀》,第109頁。

76(2)《賢者喜宴》(上冊),民族出版社,1986,第189頁。

77(3)克?東杜普:《西藏與尼泊爾之間的早期關系七-八世紀》,第109頁。

78(4)lH o bal,除指泥婆羅外,又延伸出“邊鄙”“蠻貊”等義。參見楊銘《藏文Bal po一詞的演變》,載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編《藏學學刊》(第10輯),中國藏學出版社,2014,第38~43頁。

79(1)《巴協》(藏文),民族出版社,1980,第62頁。佟錦華、黃布凡譯注的《拔協增補本》中此部分內容較簡。

80(2)《賢者喜宴》(上冊),第381頁。

81(1)《賢者喜宴》(上冊),第190頁。

82(2)《柱間史》,甘肅民族出版社,1989,第175頁。

83(1)陳踐:《敦煌吐蕃文獻選輯?社會經濟卷》,民族出版社,2013,第189頁。

84(2)陸離:《吐蕃統治河隴西域時期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11,第112頁。

85(3)《賢者喜宴》(上冊),第412頁。

86(4)《賢者喜宴》(上冊),第372~373頁。

87(1)《賢者喜宴》(上冊),第379頁。

88(1)陳踐:《敦煌吐蕃文獻選輯?社會經濟卷》,第87頁。原譯文中'Bangs譯為“民戶”,筆者引用時改譯為“屬民”。

89(2)《賢者喜宴》(上冊),第379頁。

90(3)黃布凡、馬德編著《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注》,第246頁。

91(4)姜伯勤:《突地考》,《敦煌學輯刊》1984年第1期,第10~18頁。

92(1)《舊唐書》卷一百九十六下《吐蕃列傳下》。

93(1)索南孜莫:《佛教史入門》(Chos la'jug pa'i sgo zhes bya ba'i bstan bcos,直譯應是“佛法入門論典”),《薩迦五祖全集》(第9冊),中國藏學出版社,2015,第587頁。

94(2)黃布凡、馬德編著《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注》,第55頁。

95(3)黃布凡、馬德編著《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注》,第55頁。

96(1)黃布凡、馬德編著《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注》,第57頁。

97(2)相關地名有鳳林山、鳳林川、鳳林津、鳳林縣。

98(3)其具體地望,研究者頗有爭議,參見劉滿《西北黃河古渡考》(二),《敦煌學輯刊》2005年第4期,第102~146頁。該文認為唐代的鳳林關在今臨夏縣蓮花鎮的原唵哥集(此地已被劉家峽水庫淹沒)。

99(4)對“炳靈”一詞之來源,筆者新近撰有專文。

100(5)根據P.T.16號祈愿文,赤松德贊時期,吐蕃在三方會盟的地點德噶玉彩(De ga g?yu tshal)建了寺院。而德噶玉彩在雅莫塘(g?Yar mo thang)境內,但雅莫塘的具體方位,歷史文獻中有不同的記述。學界的一種觀點認為此處的雅莫塘指大夏川,在今甘肅南部的大夏河流域。馬休?凱普斯坦進而指出“德噶”(De ga)實為“大夏”之音譯,藏語之ga即“夏”,參見馬休?凱普斯坦《德噶玉蔡會盟寺的再思考》,載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編《藏學學刊》(第10輯),盧素文譯,中國藏學出版社,2014,第35~37頁。Ga和Kwa音相近,故此處Kwa亦可作“夏”之對音。